《Admiring》[Admiring] - 第2章 艾司慕

未姳爰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在確定身邊這個睡眠極輕的小美人這次是真的睡熟了後,才繃著身子定格般一點一點的往上起。

這過程,她還要分出心神,繃緊神經提醒自己別又把人給吵醒了。

終於在蝸牛漫步的行動中踱出房間,趕在她哥第十九次的電話自動掛斷前,終於是接起來了。

「喂,哥。」未姳爰就站在走廊,儘管隔着一道門,她還是忍不住壓着聲音。

聽到她這動靜,未輅亭因為電話一直未接而深鎖的眉稍稍舒展了些。

輕聲問,「司慕睡了?」

「恩,睡了。」未姳爰答道,腦子裡想着之前的事,「今天入睡不踏實,不知道是不是跟上午出去有關。回來的時候,我看着臉上也沒什麼不對。」

未輅亭知道未姳爰說的艾司慕上午出去的事是什麼。只是這件事是艾司慕的私事,雖然未輅亭知道,卻也不會對未姳爰說。

沒聽到未輅亭說話,未姳爰喊了聲,「哥,你知道司慕出去幹嘛了嗎?」

「沒什麼。」未輅亭道,「睡了就好。下午司慕應該不會出去了,你好好照顧着,有什麼事隨時給我打電話。」

「哦」未姳爰應下了,想了想,又問,「哥?」

「恩?」

未姳爰咬了咬唇,不知道該不該問,雖然她知道,可能她問了她哥也不會說。

「就是司慕,到底發生了什麼?」

未姳爰不知道電話那端的未輅亭已經冷下臉來,眸子里還隱隱跳動着不安跟像毀滅一樣的東西。只是聽到她哥半天沒有動靜,未姳爰就知道自己又多嘴一問了。

心裏不禁咯噔了下,然後跟着緊張起來。

「哥,那……那你先忙吧。我先掛了。」

自己說完,也不管她哥聽沒聽見,會不會說些什麼,就匆匆忙忙掛了電話。

懊惱的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怎麼就不長記性呢?當初她哥將司慕接回家的時候,已經明令禁止,關於司慕家發生的事,除非她自己講,否則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許問。試探或旁敲側擊都不行。

誰敢讓司慕哭,她哥就廢了誰!連她這個親妹妹都不例外。

想到這兒,未姳爰嘆了口氣,雖說她從小嬌生慣養長大,但就對處處比她優秀的艾司慕,她是一點嫉妒都生不出來。她可能犯了跟她哥同樣的毛病,把這輩子的好脾氣、好耐力全部都給了這個小妞。

雖說兩人一邊大,可從開學第一天見到這個司慕小丫頭時,她那護犢子般的母愛之心竟然莫名其妙就來了勁,壓都壓不住。她曾經一度懷疑,活了近二十年是不是就為等見到艾司慕的這一刻才覺醒呢?搞得自己就跟身上背着什麼天賦異稟的技能跟拯救天下蒼生的使命似的,讓她還怪緊張的。

艾司慕性子本來就不熱絡,這在高中艾司慕轉到他們班時所有人都看得出。

她還記得老班帶着她進教室,全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