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ring》[Admiring] - 第8章 惡人誅心

第二天艾司慕醒來發現自己在未輅亭的房間,並不覺得奇怪。她身體不好的那段時間,一直在未輅亭這所私人住宅養身體。後來身體好轉,便從這裡搬出去了,未輅亭也變得不常過來。

艾司慕下床時未姳爰正從外面打開房門進來,兩個人相互看了一眼,艾司慕疑惑地挑了挑眉。印象中這地兒,未姳爰是進不來的。

未姳爰走過來,扯着艾司慕的胳膊轉了個圈,邊打量邊念叨,「嚇死我了,還以為我哥沒忍住狗急跳牆了呢。」見艾司慕的確沒受傷,未姳爰才拉着她坐回床上,「這兒不是好久不住了?怎麼突然回來了?」

艾司慕回想了下昨晚,確定是在易舒安那治療時沉睡過去了。之後的事,她並沒什麼印象。

未姳爰看她神色漠然,知道艾司慕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伸手摸摸艾司慕的發,「司慕別想了。我哥準備了早飯,咱們吃點去學校吧。」

餐桌上擺着早餐跟碗筷,但未輅亭不在。

未姳爰拉着艾司慕坐下,「我哥給我打電話來陪你,他早上有個會要開。子元哥在外面等着,一會兒送我們去學校。」

艾司慕點頭,端起杯子喝了口牛奶。兩人吃過飯後,上了子元的車。

未姳爰一直在跟子元扯七扯八的聊着,子元脾氣很好,不管未姳爰說什麼話題都非常耐心的回應。偶然間從後視鏡里看到艾司慕落在自己身上的神色,子元沒來由的心裏慌了下,忙將視線收回來,連未姳爰同一個問題問了他兩遍都沒聽見。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總感覺在艾司慕身上,或多或少有着爺的影子。尤其那雙冷冷淡淡的眼睛,明明什麼情緒都沒露出,但就像穿透人心一樣,對視一眼就讓人沒來由的慌。

子元以為艾司慕會問他點什麼,但直到下車艾司慕也沒同他講一句話。倒是未姳爰一路沒停下,有的沒的講了一堆。這倒讓子元不禁鬆了口氣。

子元目送着艾司慕跟未姳爰往學校走,剛發動起車子,車窗被敲響,艾司慕突然站在副駕駛那端。他剛剛放下的心隨即又懸了起來。

車窗落下,子元看着艾司慕恭敬的問,「司慕小姐是有什麼事要交代嗎?」

艾司慕看着他,淡淡問,「昨晚幾點走的?」

跟未輅亭有關的事宜,子元一向記得清楚,事無巨細。

他脫口而出,「九點四十五。」

艾司慕點頭,回頭看了眼學校,不經意地說,「最近睡眠沉,幾點回的苑邸?」

對於艾司慕治療後沉睡的情況子元是知道的,所以聽到艾司慕這話也並沒有懷疑什麼,如實說道,「十一點二十。」

艾司慕恩了聲,輕聲說了句「謝謝。」然後轉頭進了學校。

子元望着艾司慕的背影,沉思半天,確定剛才自己的回答沒有什麼不對後,方才駕駛車子回了公司。

一上午的課艾司慕表現的如往常無二,但未姳爰總感覺今天的艾司慕心裏憋着什麼事兒。就那種看透一切卻不講,自己偷偷發力的那種大事兒。

中午下課的時候,未姳爰看着艾司慕將課本資料放進桌洞里,起身往外走。未姳爰跟在後面追了出去。

「司慕,你去哪兒?」

艾司慕停下腳步側過身看着她,「有點事。」頓了頓又加了句,「上課前回來。」

未姳爰知道艾司慕的事兒她不能多問,只能點點頭,「要給你留飯嗎?」

艾司慕搖頭,「你吃吧。」說完人快速出了校門。

未姳爰站在原地,考慮着要不要給她哥說一聲。雖然艾司慕沒表現出什麼異常,但從上課以來這還是第一次中午離校。雖說艾司慕說了下午上課前會回來,但萬一呢?要司慕真有個什麼,她哥真的會弄死她的。

未姳爰嘆了口氣,為了她值錢的小命,從口袋裡拿出手機,默默給她哥發了一條微信。

【未什麼】:哥,司慕下課就出校了。

【未什麼】:她說有點事,下午上課前回來。

直到吃完中午飯,她哥也沒回消息。未姳爰抱着手機,想了想又給她哥發了一條。

【未什麼】:哥,我要不要跟出去?

這次她哥終於回消息了,是一條未姳爰看了想把她哥直接弄啞的消息。

【AMVT】:跟去當啦啦隊?

你聽聽,這是人嘴裏能說出的話?是當哥哥對妹妹說的話?

未姳爰嚴重懷疑這人是他爸媽想要兒子生不出從外面撿回來的。

「切!」未姳爰氣得關了手機往教室走,想了想又打開手機給艾司慕發消息。

【未什麼】:司慕,事情處理好了嗎?需不需要我接你?

但消息發出去後便石沉大海了,艾司慕並沒有回。未姳爰趴在桌子上,看着教室牆上的鐘錶滴滴答答走着,距離上課還有十分鐘,手機頁面上是她給艾司慕發的消息,有去無回。

「唉!」未姳爰不知道自己這是第幾百次嘆氣了,距離上課還有五分鐘,艾司慕還沒回來,但老班抱着課本正往樓上來。

未姳爰彷彿看到自己被她哥大卸十二塊的凄慘景象了。生無可戀的拿起手機最後看了一眼,剛要鎖上手機,聊天頁面下方艾司慕的頭像跳了出來。

【i】:來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