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託,你的想像力就這了么?》[拜託,你的想像力就這了么?] - 第3章 劃破恐懼的雞哥之力(2)

夏昊,轉眼便摸到了雞甲鬥士面前。

「沒辦法,只能使用那個啦!」夏昊十分中二地說了一句,按住了技能二。

然後他便後悔了,清晰地明白了那句慎用的含義,這技能二,是特么的無差別攻擊!

一聲嘹亮的雞叫響徹方圓十里,此後,無數人回想起那一天,都會記起被雞叫支配的恐懼。

《風月部落簡史》中記載的「冰釋前嫌之雞」

而作為叫聲源頭的三位,更是承受了莫大的壓力。

兩位族長被束縛了一般撞在一起,無法動彈。

夏昊更是差點口吐白沫,拿頭瘋狂撞擊屏幕,妄圖給大腦放個長假。

「砰——」好巧不巧的,正好命中三技能靶心。雞哥雞頭高抬,一陣抖動,隨後開始不受控制地嗖嗖亂噴。

良久之後,彈盡糧絕的雞甲鬥士低下了高貴的頭顱,倒在雪白色的路旁。兩位族長早已抱在一起,凍成冰塊,夏昊也直翻白眼,不省人事,局面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直到剛才被震暈的民眾醒來,三人才得救。民眾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知道近二十年沒好好說過話的兩位族長,今天抱在了一起,在喬伊的見證下……

二十年前。

這裡還叫風月部落,南境一霸,土皇帝般的存在。小夥子個個英姿颯爽,小姑娘個個熱情奔放。一條大河穿過部落,四周森林環繞,物產豐富,風景秀麗。

風月部落兩大家族,月家、風家,好的如同親兄弟,好到族長之位都是兩族輪替,好到兩家僅僅一河之隔卻從無守衛,好到連家族繼承人都要帶上對方家族的姓氏。

然後,東境的某個彈丸小國打了過來,非常直接,不講虛的,臣服或者死。

兩家不屑一顧,然後……

滅門……

太強了,傲慢的姿態被衝擊的粉碎,喬伊的神像被無情摧毀,那些甚至是他們從沒見過的武器,招式。可笑的如同井底之蛙一般,自尊被踐踏在地。

入侵者要求每年接受供奉,在忠心的風月民眾千民相逼之下,兩家族得以保留火種,可也被迫分裂。被入侵者送來的祭祀終日地洗腦教育。

祭祀不斷挑起內戰,兩部落為了爭奪領地開始無限內耗,兄弟之間,拔刀相向。

十九年零三個月又七天了,年輕一代都忘了,老一輩也漸漸老去……

兩天後的一個清晨,醫館二樓,風笑月緩緩睜開雙眼,看到旁邊的男人,別過頭去:「來人,給我換個床位。」

「大早上的能不能小聲點,你是死了爹了?」月追風不耐煩的聲音傳來,隨後意識到自己的話,兩人一同陷入了沉默。

「對不起……」

「沒事……」

「那天的事,我向你道歉,我不該想個懦夫一樣……」

良久,風笑月回道,「嗯……都過去了……」

兩人有多久沒在一起好好說過話了呢,近二十年了,分明是曾經的摯友。

一起上樹掏鳥蛋,一起抓魚逮兔子,一起吃穿,一起……目睹親人死在自己眼前……

那天,年僅六歲的月追風嚇壞了,看到爹爹的屍體倒在自己面前,他轉身就跑,他還太小了……摯友風笑月撲到面前給了他一拳,兩人扭打在一起,兄弟二人反目成仇……

門口聽了半天的夏昊推門而入,「所以,你們是冰釋前嫌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