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託,你的想像力就這了么?》[拜託,你的想像力就這了么?] - 第5章 螳臂當車(2)

次衝擊高於自身強度,即刻釋放嫉妒能量結晶,落地後爆破。(釋放結晶多少與自身強度呈正比)

備註:一直到現在為止,我也不知道怎麼對付這種事。如果你沒有一擊必殺的勇氣和實力,還是買個耳塞吧。】

昨天看到這玩意兒的時候,夏昊就知道穩了,講真的夏昊也不知道如果不清楚這東西的能力的話,到底該怎麼破,這就是個神級之下無解的玩意兒。

從背包里抽出飛彈,出乎意料的,它只是個軟軟的白色小球,上面長了張讓人不是很舒服的臉。正當夏昊懷疑它的性能,想找系統售後的時候,它張嘴了。

「看什麼看,兒子,帶這麼多人來家裡墳頭蹦迪呢?」

夏昊當時就想把它扔地上剁兩腳,隨即深吸一口氣,仔細想想性能還真不賴。然後它掄起火星大力拳,瞄準城牆就砸了上去,緊跟着大喊一聲:「護國雜鳥是哪個,滾出來領死!」然後轉頭帶着風月軍隊瘋狂後撤。

城頭上方才還風度翩翩的青年當時就坐不住了,大喊一聲:「老子是神明!你罵我是雜鳥?!」

這一下可倒好,正中飛彈下懷,在飛彈面前,露頭就死可不是說說的。

只見飛彈的大嘴張開,直接對青年開火。

「你看你人模鬼樣,閻王爺打盹讓你搶了張人皮出來混是不是?

我剛給你媽打電話,你猜怎麼著,你媽掛啦。

以後你兒孫滿堂,全靠兄弟幫忙。

你瞅你那醜樣,山海經寫的是你家的故事吧。」

雖然這幾句,白衣青年只是聽懂一半,不過這並不影響他破大防了。只見他一跺地面,騰空而起,化出本體,竟是一頭紅色巨鳥,「我要,宰了你!」

後面幾乎是嚷出來的,巨鳥一口吐出灼熱的火球,向著飛彈衝去。

「咚——」天鳥國上空爆發齣劇烈的白光,然後,就沒了,連火焰都沒有。天空中只留下一個,黑色的,巨大的,脫掉白色外衣的懸空球,和那張,從沒停下過的嘴。

「能行么?」城外幾公里處風笑月看着天空道。

「放心吧,穩了。」夏昊比了個大拇指,看了一眼天上,自顧自地吃着巧克力。

「呦,還真是扁毛畜生啊,你媽把你養這麼大不容易吧。

什麼牌子的塑料袋啊,這麼能裝。

觸景生情你是就佔了倆字啊。」

「啊啊啊,宰了你!」天上的巨鳥瘋了一般,揮舞爪子、鳥喙攻擊黑球,可只是讓它越來越大。

「哎呀,你們看呀,急了急了,他急了——」

「唳————」紅色巨鳥完全破防,噴出一口鮮血,凝聚全身之力,一爪子拍向黑球,同時自身氣息陷入萎靡,只有爪子處冒着火紅的紅光。

「噗嗤——」並沒有想像中的擊碎巨石般的快感,就好像捅破一個氣球一般輕鬆,大塊大塊的紫色晶體從氣球中四散而出。

巨鳥這才意識到不對,不知不覺間黑球已經變得和城池一般大,自己剛剛究竟是做了什麼……

不過由不得它懊悔,一股無力感油然而生,眼前一黑,巨鳥跌落城中。依稀看着漫天的紫色晶石,心頭湧起不祥的感覺……

轟——

是日,天鳥國城池火光衝天,紫色的火焰,彷彿無法被撲滅,灼燒着世間的罪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