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託,你的想像力就這了么?》[拜託,你的想像力就這了么?] - 第6章 滅天鳥

熟悉的場景再次發生,只不過這一次是在仇人身上。紫色的火焰籠罩全城,哀嚎怒吼,欲把一切都吞噬殆盡。

城中各種法術光澤閃過,但卻不起作用,「該死的,這是什麼鬼火,術法根本不起作用!」城內哀嚎遍野,散發出一股濃郁的肉香。

傍晚,天鳥國卻全城燈火通明……

一位風月士兵壓抑不住情緒,舉起武器,仰天怒吼。他的父親死於那場戰火,他卻連仇人是誰都不知道,不過不重要了,仇人此刻正經歷着烈火的復仇。

許多士兵情緒被感染,跟着一同怒吼起來,沖霄的氣浪甚至蓋過了城內的慘叫。大量的天鳥民眾逃出然後跪地投降,月追風看見仇人早已怒火中燒,正想下令全部處死。

風笑月攔住了他,小聲說道:「城北的礦洞還缺點人。」

夏昊一開始還以為風笑月是菩薩心腸,聽完後面也是默默豎起大拇指,心想還是風哥夠狠,殺人誅心。

城頭,兩個與此城有着無數淵源的人悄然出現,望着城中那隻,正被火焰燙的滿地打滾的紅色巨鳥。

二十年前的一幕幕浮現,那個輕蔑殘忍的青年,那張傲慢的臭臉。

二十年前,他就長這樣,而兩兄弟只是孩童。

而二十年後,他還是這樣,但兩兄弟早已不是當年任人玩弄的小孩兒了……

「用那一招吧!」風笑月故作神秘地道,月追風點頭回應。

後面看戲的夏昊一臉懵逼,那一招!?你們難道還能把它頂出去然後閃現跑路不成?難道我串台了?

只見兩人各自擺好架勢,相視一笑。夏昊一驚,難不成要來一波天羽屠龍舞!?

然後就是兩人一個龜波功,一個月波彈噴了出去……

「我去,白激動半天,合著你倆就會這一招是吧……」夏昊吐槽道。

「哈哈哈,喬伊大人有所不知。」風笑月回道,此時他們對夏昊早已心生敬畏。「這是我兩大家族的血脈能量,風月的立命之本。」

月追風也接話道:「風離不開月,月也離不開風,只有心靈共鳴之人,才能使能量融合。」

只見空中兩股能量交相輝映,竟是真的融合在一起,噴向趴在地上的巨鳥。

巨鳥抬頭望着眼前的一幕,似是回想起二十年前,也有兩個青年擋在自己身前,用出相同的招式。當年自己只是張狂大笑,「風月的力量,就這?」

熟悉的招式沖向全身,這一次,它無力再躲閃……

火光衝天,風笑月和月追風模仿着當年的自己一樣,張狂大笑:「風月的力量,就是這樣。這一拳二十年的隱忍,你拿什麼來接!」

絕望地看着眼前的三人,它面露痛苦之色,沒想到那恐怖的鬼地方都留不住自己,卻在這裡陰溝翻了船。

「原來,我才是,井底之蛙么……」自嘲地笑了笑,巨鳥永遠地閉上了雙眼。

風月曆一年,風月對天鳥國宣戰。

同年,天鳥國覆滅,城池只剩一片灰燼!

護國神鳥被拔毛烹煮後,眾人分食之。在傍晚舉行了龐大的篝火盛宴。

不過,夏昊一想到那個玩意兒能化成人形,心裏就覺得膈應。耐心地跟風笑月解釋做人要善良、尊重死者之後,夏昊要走了巨鳥的心臟和一大把羽毛,說是要鼓搗新產品……

關於打下的領土,風月直接放棄了。反正這破地方也不大,離家裡還那麼遠,而且還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