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託,你的想像力就這了么?》[拜託,你的想像力就這了么?] - 第6章 滅天鳥(2)

炸彈犁了一遍,毛都不剩了,也不可惜。

剩下城裡的基本都寄了,及時逃出來的天鳥人被俘虜,少數也是打散後進行教化。風月對於普通民眾還是比較包容的,畢竟狗也分好壞不是。

不過大部分天鳥人還是不可一世的態度,正常。家裡呼來喚去二十年的狗,突然跳起來把主人咬死了,換成誰也接受不了。

別怪我說話難聽,他們就是這麼想的。

這些人第二天突然消失了,你知道他們去哪了么,我也不知道,嘿嘿。

風月軍隊衝進城裡洗地的時候(字面意思),抓到了一個老國王,決定在第二天一早三司會審。

第二日清晨,約定的時間還沒到,城中心的宮殿遺址就擠滿了人,大家也是第一次看國王殺頭,難免心裏激動。

只見已經讓大火燒成露天的宮殿中心,跪坐着一位披頭散髮,蓬頭垢面的老叟,身上穿着從天鳥監獄裏搜來的破破爛爛的囚服。

往日高高在上的自己現在淪為了階下囚,國王瞪着自己前方端坐的那位罪魁禍首喬伊,突然露出了一絲冷笑,「有本事就殺了我,不過我賭你們不——」

「有道理!」最前面的夏昊聽完前半句就轉身,飛速拔出風笑月腰中,剛剛從宮殿發現的風月失竊名劍,一刀乾淨利落地砍下了那老頭的狗頭。

……

「切,就這就完啦?」

「啥玩意啊,還沒我家隔壁殺豬動靜大呢」

「散了散了,沒意思沒意思。」

圍觀的群眾直呼無趣,紛紛作鳥獸散。

「喂,你就這麼把他砍死了?」月追風一臉無奈。

「咋了,可是他誇我有本事誒!」夏昊回頭調侃道,夜長夢多這種逼事他小說看的太多了,通常讓反派說完都沒什麼好下場。

老叟的頭顱滾落在地上,死不瞑目地瞪着眼前的三人。好像在說:這就直接上手了?你不該問問我為啥這麼自信?怎麼不按劇本來呢?你這樣作者還怎麼往下寫?

然而夏昊這小畢宰治壓根不知道體諒作者,也壓根不在乎老叟背後的勢力。殺不完,根本殺不完。我都讓你跪在地上三司會審了,你覺得我害怕得罪你背後的勢力?

都穿越了,還優柔寡斷的,切,丟穿越者的人!

天界,鳳部,歸鳥境,金烏族地。

金碧輝煌的宮殿內,一位妖艷青年正四仰八叉坐在床榻上,仔細端詳着手中的一幅畫卷,畫中巨鳥羽毛艷麗,在天空中迴轉,肆意地展露着自己的肢體。

青年色眯眯地看着畫,不知不覺流出了口水……

「大人,白烏家老八第三子的魂燈昨日滅了。」門外傳來下屬的小聲稟告。

青年被打攪,顯然有些慍怒,「滅了就滅了,沒看見我在干正事么!」

下屬心裏委屈也不敢說,心想你都盯着那破畫看了一天了,這也叫干正事……

青年躺在床上,把畫布小心地捲起來抱在懷中,「嘿嘿,不知道清清這時候在幹什麼呢,有沒有在想我?」想到這裡,妖艷青年痴痴地笑了起來。

過了好一會,他才回過神來,「白烏家那個小雜種死了啊。死了就死了唄,這下那幫自視甚高的玩意兒又要找黑烏的事了吧,哈哈哈。」

他又打開畫卷,「為什麼我要生在烏族呢,要是和清清一族多好,嘿嘿嘿。」痴笑着口水都快流到床上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