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託,你的想像力就這了么?》[拜託,你的想像力就這了么?] - 第7章 天鳥的野望(2)

,你的意思呢……」風笑月卻是用有些祈求的目光看着夏昊,說出了些意味深長的話。

夏昊一愣,這還是第一次被風笑月以朋友的身份對待。

旋即他目光瞥向一旁,嘴角勾起微微笑意,滿不在乎地說道:「早就說好了的,我馬上會離開,今天我啥也沒看見。」

風笑月向夏昊鞠了一躬,不再言語。月追風也反應過來,他是容易上頭,又不是真傻。現在族裡暗流涌動,先把屁股擦了再說,不可因小失大啊。

隨手拿起功法堆里一卷《崑崙決》,夏昊想了想又丟在了原地。

怎麼,聽着很氣派是吧?其實就是本挺普通的功法梗概,畢竟也要理解創作者的良苦用心不是,誰不希望自己的兒子有個帥氣的名字捏?

這世上別說叫《崑崙決》了,光《無敵決》這一堆里都有好幾個。

如果只看名字的話,《驚!這功法竟如此厲害!!!》應該是最博人眼球的,看來大家的想像力還是不夠豐富呀,夏昊嘆了口氣。

「那個……」風笑月指着那本即使在功法堆里也被供奉在最高處的,天鳥的功法《桑布功》。

「如果您需要的話,這本也是可以拿走的。」

「我不需要,你們需要可以拿去練。」夏昊擺擺手,他只是覺得那部《崑崙決》可以聯想到一些東西,不過怕律師函警告還是算了。

「算了吧。」

這次,兩位族長默契地達成了一致。這種給族民帶來深刻苦難的功法,短期內只怕難以讓人接受。

那長期呢……

長期就要交給時間了,堵不如疏。究竟是最終風月成了天鳥,還是天鳥融入風月,誰知道呢。

三人轉身離去,都把那深處的隱患藏在心中,等待人民的答案。

第四天,風月班師回國,對全世界宣布天鳥正式不復存在。同時,南域的巨無霸再次抬頭。

回歸的當晚,風月河兩岸卻是死一般的平靜。當解決了強大的外敵,內部的矛盾便再也沒有了繼續被遏制的理由。

仇恨早已被煽動,天鳥的信徒潛藏起來煽動着民心,任何時代都不缺狗罕見。

眼中燃燒着火焰的民眾沖向河的對岸,國已滅,思想卻根深蒂固。

一個十八九歲的青年把燃燒的火球丟向八九十歲的老人,兩個少年拿起不知何處得來的薙刀對砍。漆黑的夜裡兩位族長的呼喊是那麼的蒼白無力,比夜更黑的是有些人的心。從前親如兄弟的血水流到母親河中,河水汩汩作響,彷彿母親的哭泣。兩位族長面容苦澀地一屁股坐在地上,難道這一次要讓風月輸了么……

「停手!」

此時此刻也只有一個男人有如此威望,可悲的是威望卻來自虛偽的信仰。

夏昊低頭看着這些可悲的子民們,他現在有一萬種方法了解這場可笑的戰鬥,但卻選擇了最溫和的方式。

喬伊大人站在廟宇頂端,俯瞰着眾人,對身後兩位族長點點頭,掏出一本功法。

功法並不華麗,用褶皺的獸皮包裹,上書三個古樸大字:鳳歸雲

【風歸雲(功法)

資質:★★★★

強度:☆☆(系統出品,賊耐磨損)

能力:內外兼修

備註:幸有五湖煙浪,⼀船風⽉,會須歸去⽼漁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