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託,你的想像力就這了么?》[拜託,你的想像力就這了么?] - 第9章 鬼屋探險(2)

——」

戴安娜一拳打穿旁邊三人環抱粗的樹榦,發出咔的一聲脆響。「你說誰是小妹妹?」

「晚安,女俠。」夏昊迅速閉嘴。

第二天,夏昊一覺睡到自然醒,舒舒服服睜開眼,想起來自己還有個女鄰居,連忙收拾好出了帳篷。說不定接下來還能解鎖鬼屋甜蜜雙排呢,嘻嘻。

結果發現戴安娜的帳篷還關着,夏昊撓了撓頭,心想自己起的夠晚了吧,這妹子比自己還賴床。嗯,真般配,嘿嘿。

然後他便安靜地盤腿坐下,等待隊友上線。可這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卻從背後響起,不是戴安娜還能是誰。

「如果你剛才再往前走半步,我保證今天我們中會有人去世。」

「哦?那我算通過考核啦?」夏昊沒心沒肺地輕笑着坐起來。

有防備是正常的,別看夏昊昨天表現得挺從心,但其實戴安娜一刻也沒有放鬆過警惕。小姑娘家出門在外,要是這點意識都沒有,早就死在不知道哪個山頭了。

「昨天只是問了你的背景,現在該了解下你的能力了,我可不希望豬隊友給我添亂。」

頓了頓,覺得自己這麼說有些失禮,戴安娜先介紹了下自己。

「我今年十八,精通火槍器械,功法有宗師水平,能徒手碎五毫米鋼板,有過殺掉幽靈生物的經驗。」

一聽自我介紹,夏昊也是出口成臟,「我18歲,白天阿巴阿巴,晚上學老八,床上吃床上拉,餓了會喊媽,整天笑哈哈。」

戴安娜:「……如果你再開這種玩笑,我不保證我能忍住揍你。」

「哈哈,女俠,我開個玩笑。」夏昊連忙打了個哈哈,心想這妹子還是年輕啊,自己的底牌能全說給陌生人聽么?還好自己不是壞人,要不然……

慢着,我是不是壞人!?

「倒是女俠說的火槍我有些感興趣,我家鄉有種火槍,每分鐘可以噴出近一千多發彈丸,破壞力也是十分的驚人。」

「行了行了,別吹牛了。」戴安娜翻了個白眼,心想從這人的嘴裏問不出話來,滿嘴跑火車。

居然還吹牛說有一分鐘射出一千多發的火槍,先別說扳機扣那麼快能不能做到,光填火藥彈丸不就得把人累死?騙小孩玩呢。

不過她也測不出夏昊的深淺,今早上起的最早的不是夏昊也不是戴安娜,而是這傢伙拴在外面的那頭老黃牛。

戴安娜有心去試了一下,一看有人要自己離開崗位,社畜當時就惱了,單論力氣連武學大師戴安娜也不是對手。

有這種坐騎,加上夏昊的那種玩世不恭,愈發讓戴安娜不敢輕舉妄動。

罷了。她心想,反正自己能不能活下去還不知道,誰還在乎這些呢……

用力推開古堡的大門,發出轟隆一聲,陣陣陰風從漆黑的屋內湧出,隱約好像還能聽見哀嚎聲。

屋內的黑暗好像把陽光摒棄在外,類似另一個世界。夏昊清楚地看見戴安娜向後退了半步,又好像強制性地停住,努力地向前邁步。沒辦法,對黑暗的恐懼是人類天生無法克服的本能。

飽受恐怖小說和電影洗禮的夏昊更是浮想聯翩,此刻「厄舍府」「招魂」「咒怨」之類的字眼浮現在心頭,但他卻是毅然……打開了系統背包。

右手桃木劍、左手十字架,脖子上帶上大蒜,腰上別著錛,鑿子,刨子,鋸線鋸,刀鋸,魚頭鋸,手搖鑽,墨斗,木銼,有角尺,直尺,畫規,斧子,還有雕花的刻刀。不管哪裡的文化,只要是系統提示有驅鬼作用的,通通拿出來備好。

戴安娜回頭一臉無語地看着夏昊,心想這人隱藏的能力就是能裝東西?可是帶一堆木匠工具真的能驅鬼?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給我爺爺裝修來了。

夏昊看了看她,心疼地把桃木劍遞給戴安娜。

「好醜,哪裡買的玩具劍?」戴安娜一臉不屑。

「我自己雕的,你拿在身上不要丟下。」夏昊這幾天也沒閑着,沒事就鼓搗這些驅鬼的東西,畢竟從風月順來的東西是用一件少一件啊。

戴安娜嘴上嘲諷,可還是乖乖把它綁在腰上,說起來,這還是第一次有男孩子送自己禮物呢……

兩人對視一眼,點了點頭,夏昊來到戴安娜身前,畢竟大老爺們讓妹子走前面確實丟人。提起燈一前一後走了進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