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託!請你別再睡覺了》[拜託!請你別再睡覺了] - 第4章 無皮女屍(2)

是又很熟悉,好像在哪聽過,這倒是像。。。

我帶着恐懼緩緩抬頭,從指縫中看見一雙精緻小巧的棕色小皮鞋,穿着白色襪子的圓潤小腿,粉紅色的蓬蓬連衣裙,和扎着可愛草莓熊發繩的辮子,她帶着甜甜的笑容,天真無邪的對我說了聲:「姐姐!」最後,我的目光死死落在那個淺淺的梨渦上,終於,我再也支撐不住,只感覺天旋地轉,眼前一黑,昏死過去,什麼都不知道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緩緩醒來,頭痛欲裂,我睜開眼睛,本來以為會出現經典小說橋段中「主人公在自己家溫暖舒適的床上醒來,一切都結束了,從此以後她和家人繼續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結局。結果,我狼狽的從硬邦邦的水泥地上笨笨卡卡的爬起來,一扭頭那粉紅色身影又突兀的映入眼帘。

這次我強忍着沒有暈過去,我努力裝作冷靜的樣子,但是聲音還是止不住的顫抖:「你究竟是人是鬼!」小女孩依舊甜甜的笑着,說:「嘻嘻,姐姐不是已經看見我的爸爸媽媽了嗎?」明明已經知道了答案,我的腦子裡還是轟的一聲然後一片空白。這小丫頭真是鬼!我嘴唇無聲的張合著,想問什麼卻又無從開口。

「珍珍,別嚇唬她了!」謝雨從樓梯間里探頭出來,被叫做珍珍的女孩拉着長音說了句好,然後蹦蹦跳跳的跑了過去。我愣了愣,想攔住她,畢竟那裏面血淋淋的無皮女屍是她的媽媽。但是珍珍好像能聽見我的內心一般,她慢慢停下腳步,背對着我,有些悶悶不樂的對我說:「沒關係的,姐姐,珍珍已經習慣了。」說罷,她轉過頭對我苦笑了一下,繼續蹦蹦跳跳的來到了謝雨身邊。

那一瞬間,不知為何,我居然有些心疼她。我也趕緊走過去,一隻手緊緊扒住門框,指節因為過於用力已經泛白了,這時我才發現,我的手上全都是已經乾涸的血跡,這麼說,我剛才還用手捂着臉,那我的臉上豈不是也!等等,這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是哪來的血跡。我轉頭看向謝雨,還沒等我開口,我就知道了答案。

剛才目光全被無皮女屍吸引住了,絲毫沒有觀察周圍的情況,我現在才發現,整個天花板上乃至四周的牆壁上都滿是已經乾涸的鮮血,我剛才開燈時候摸到的並不是水,而是還未乾的血!毫無疑問,這些血全都來源於這具已經被謝雨橫放在地上的女屍。此時我已經不害怕了,我湊上前去看了看,自言自語道:「這皮是被活活剝下來的啊!」謝雨扭過頭饒有興趣的看着我,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涉及到我的專業知識,我有些興奮的說道:「你看她這個出血量這麼大,肯定是活着的時候就被剝了皮,要是等死了之後再剝皮才不會出這麼多血呢,誒我跟你說啊,我們大三的時候上解剖課還剝過。。。。。」我好像意識到自己不應該當著這個小孩子的面對她說出這麼殘忍的事實,就乖乖的閉了嘴。珍珍倒沒什麼反應,只是低着頭用白嫩的手指絞着紗做的裙擺默不作聲。

我不再言語,抬頭觀察起天花板和牆壁,這些血跡的面積未免太大了,而且很均勻,肯定是人為塗抹的,究竟是誰會做出這些事情,我的心裏隱隱約約浮現出一個人選,但是又摸不透那個人這樣做的目的。這時,謝雨把那根麻繩小心翼翼地從女屍脖子上取下來,繩子已經被血液染紅了,很難看出本來的顏色。

等等,這繩子紅的未免太徹底了,怎麼連懸掛在牆上的部分也是紅色的?我顧不上許多,奪過繩子湊到眼前仔細觀察,果然,這條繩子在染了人血之前還染過什麼紅色的東西!是什麼呢?我皺着眉頭把繩子放在鼻子下面細細聞着,一股非常濃烈的腥味鑽進我的鼻腔,人血必不可能有這麼大的腥氣,況且又出現在這種場合,那就只可能是黑狗血!

自幼跟着外婆的我,關於這些有點迷信的事情多多少少也有些了解,黑狗血乃是至陽之物,可以用來辟邪,驅鬼。在許多影視作品中也可以見到它的身影。看着眼前這些東西,事情的始末逐漸變得清晰了。如果真的是我猜想的這樣,殺死那幾條錦鯉的人也是同一個人!這麼說來,周卿現在有危險了!

我打定主意,把那根繩子胡亂團了幾下,強行塞進褲兜里,口袋差一點都要掙脫線了。我也不管那麼多了,拽着謝雨匆匆上樓,在這之前我囑咐珍珍,無論發生什麼事,千萬不要上樓去!珍珍怯怯的看着我,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我咬着嘴唇,邊上樓梯邊在心裏盤算着,現在就差一樣東西找不到了,就是屍體的皮!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一定在那裡!浸了黑狗血的繩子,西北角縊死的剝皮女屍,慘死的錦鯉,還有失蹤的周卿!一切的一切都有解釋了!

來到二樓,我使勁敲響了一間房的房門,老娘才不管現在是三更半夜是否擾民,我的心裏只有熊熊怒火在劇烈燃燒着!我接連不斷的敲着門,聲音越來越大,連隔壁房間的乘客們都睡眼惺忪的探出頭來看一個潑婦大半夜砸門,那個帶着母親的中年男子還罵罵咧咧的出來了,見我這不要命的架勢也被嚇了一跳,隨即嘟嘟囔囔的回屋去了。

「給我開門!我知道你在裏面!快開門!別做傻事了!」我憤怒的大喊着,裏面的人依舊不為所動。「你再不開門我就砸門了!」

鴉雀無聲。

我後退兩步,蓄力,狠狠地踹在門上,一腳,兩腳,三腳,本來就年久失修的破門哪裡經得住這樣的洗禮,沒幾下,門開了,裏面飄出一股香燭的味道,我心一沉,不好!

我趕緊踹開門沖了進去。

「周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