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當狼王妃的魔君不是好飼養員》[不想當狼王妃的魔君不是好飼養員] - 第4章 他不是一個物品

朧清這日又作得一手好妖,這種冰天雪地的天氣他要釣魚,還一定非得釣桃花魚,說是別的魚腥氣重,污了他的衣裳。桃花魚顧名思義是桃花盛開季節仙池裡只吃桃花的魚,生的紅藍相間,肉質鮮嫩多汁,帶着淡淡桃花香,游起來水波晃動下似盛開的桃花得名,現今冰凍三尺,饒是魔君也無可奈何,只得一聲聲哄着,許出了諸多好處才撤了釣台回程。

千葉冷眼旁觀,他的魔君大人做小伏低,溫言軟語,千葉越瞧越有股魔君彷彿市井老婦哄自家淘氣乖孫的氣氛,端的是一派掏心掏肺,千葉心堵氣塞,又無處發泄,只能引了坐騎去了隊尾,眼不見心不煩。

朧清見着千葉坐騎走遠,抄着袖子哼道:「人走了?你怎麼不說話了,繼續說啊,你的小狗再不走你接下來是不是連你的魔宮都讓我打包拎走啦?」

魔君端坐在坐墊上,誠懇道:「待事成,你要魔宮你就拿走吧。你喜歡什麼芥子樣式?待會回去你挑一個,我到時差人給你送過去。」

朧清嫌棄道:「省省吧……誰稀罕你那黑不溜秋的破魔宮。」頓了一會又道,「我與你相識多年,自認也算你半個知己,卻真的不知你到底是怎麼想的,我瞧着千葉對你……何至於此呢?」

魔君輕輕笑了一下,「本身就不是我的東西,我佔了這麼多年,也該物歸原主了。」

朧清氣極道:「他不是一個物品。你問過他嗎?如若他想要的並不是如此呢?」

魔君道:「也沒人問過我這些是不是我想要的,再說,我只是將一切都歸回原位罷了。」狹小的空間沉寂了一陣,壓抑的氛圍還沒來得及鋪開,就聽魔君幽幽道:「只是苦了你,白白壞了名聲…」

朧清嘿一聲抄起袖子,「誒,你要這麼說我可就不困了啊,你說說你是不是有那個什麼…」

千葉遠遠聽到雲車裡的打鬧聲,眼神沉沉,抱着重劍無聲抿唇。

朧清仙君自冰釣回城就一直與魔君黏在一起,關了門在屋裡不知道搗鼓什麼,魔侍們都鬆了一口氣,這些天被朧清仙君折騰的夠嗆,個個魔侍的頭髮都眼見着不那麼柔順了,千葉看着緊閉的殿門一眼,抱着劍回了自己院子,他是魔族的千葉長老,魔君唯一的千葉使,自是有自己院子的,離魔君的聖殿不遠,大小格局也大差不差,但一進院門滿滿當當,魔君不知賞賜了多少好物,堆砌出來一個極其奢靡的空間,他視若無物直入寢殿,閉眼躺在紫檀雕花大床上,想的是魔君殿里空空蕩蕩的冷香。他將手蓋在額上,深深吸了一口氣,胸腔密密匝匝地疼痛讓他眼圈發紅,近乎哽咽,他側身將自己蜷成一團,用膝蓋抵着胸膛,彷彿這樣,就能抵禦那徹骨的心痛與嫉妒。他無比陰暗地想了數百種讓朧清消失的法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