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當狼王妃的魔君不是好飼養員》[不想當狼王妃的魔君不是好飼養員] - 第5章「滾出去!」

待到了吳岐山時,魔君的傷已然好了大半,如花正將開未開,一派含羞帶怯的場景。

見魔君面上放鬆的神色,千葉沉重的心情這才稍微鬆些,只是朧清那一劍之仇,他捏緊拳頭,看着魔君今日淡紫色的紗裙垂眸,若是魔君還喜歡朧清那個白眼狼……

覃戨十分盛情,魔君暫住的屋子裡還有一方小小溫泉,魔君很喜歡泡澡,覃戨這個細節注意的很對魔君胃口。

依然是千葉替魔君寬衣,千葉看到魔君胸口已然結痂的傷口時,還是忍不住指尖發抖。魔君的本體又豈是任何人想傷就傷的?能傷到她那是她從未對朧清設防,而傷了之後這麼久未愈…要麼就是朧清使了靈氣與魔君的魔力相斥,要麼就是魔君不想讓傷口癒合,無論是哪一種,都不妨他在心裏已經將朧清視作死人了。他不自覺輕輕撫上那道傷疤,今日你傷她一分,來日,我會還你十分!

「啪……」寂靜的空間里,猝不及防一個響亮的巴掌甩到千葉臉上,力氣不大但千葉毫無準備,他被打的一個偏頭,他的魔君大人聲音冷的讓他周邊空氣都在發顫,「滾出去!」

千葉筆直跪下,仰頭看着他的魔君,半邊臉上有着淡紅的掌印,他紅着眼睛嗓音微啞,「主上……」

「滾!」

千葉跪着一動不動。

千葉不明白事情怎麼會走到現在這個地步,明明他們做過很多比這更親密的事情,從前很多時候,她都是帶着幾分慵懶幾分笑意的喊他千千,聲音又軟又輕,唇是淡淡的櫻色,長長的羽睫下墨黑眸子總喜歡半眯着,她不知道她每每這個樣子帶着笑的時候有幾分勾人又有幾分魅惑,是他最愛的模樣。

只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呢,千葉想,她越來越忙,她不再與他整日膩在一起,她總是有很多事情讓他去做,他起初以為那是看重,每每不負她望回來時她的那句「千葉,你做的很好。」是他勇往無前最好的激賞,可是隨着他越走越遠,離開的時間越來越長,漸漸,他在路途稍歇時,聽到關於她的風言風語,漸漸,回來時她看他的眼睛不再有光,漸漸,有了朧清……這一巴掌,大概是他不應該碰朧清給她的東西吧?哪怕是那樣殘忍的一道傷疤,只要是跟朧清有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