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當狼王妃的魔君不是好飼養員》[不想當狼王妃的魔君不是好飼養員] - 第6章 不過是一條卑賤的狗

吳岐山並不是座小山,而是綿延數百里的山脈,三大主峰高聳入雲,邊上或高或低的大支小支不計其數。站在山谷抬頭看,山腳碧青的顏色到山腰就越來越淺,間或夾雜着如花特有的銀白色,在往上青綠越少,渺渺雲霧裡,銀白色的如花與天地融為一體,鋪天蓋地不可褻瀆的美。

如花特有的清淡香味吸入身體,只覺得渾身舒暢。

覃戨說魔君賞花,就得去最高的凌雲峰上,他在凌雲峰頂已經布好酒水小菜,吳岐山如花開的這些日子裏,是他最忙的時候,無數仙魔人界慕名而來的賞花人,都讓他頗為得意的同時得花心思安排。他將最高的凌雲峰撥出來給魔君一人觀賞,這足以表明他對魔君的重視和衷心。

千葉對於凌雲峰只有他和魔君的安排也很滿意。

和風拂過,清淡花香里,從山谷往山峰不短的路,他也不用術法,只小心抱着懷裡還沒什麼精神的魔君一步一步往上走。

但凡這種美麗的事物,都不乏有關情情愛愛的傳說,如花亦不能免俗,說是如果在吳岐山上如花盛開的時候,選擇一座高峰,相愛的二人攜手從山腳一路走到山峰,那麼就能永生永世地在一起。

不懼輪迴,不止於三生,是永生永世。

是以這些日子山上辦婚禮的新人也很多,一場一場地覃戨還抱怨都參加不過來。

魔君自是曉得覃戨告訴千葉的這個傳說,因為她當時就坐在那裡悠閑地吃着如花糕,喝着如花釀。魔君當場就表示了她頗為不屑這個傳說,她直言這就是覃戨瞎扯出來宣揚他吳起山上如花不止食用藥用和美觀,順帶收婚禮場地費的噱頭。

千葉也不信,但是他就是想抱着懷裡的人走一趟。

假的又怎麼樣呢?到處張燈結綵,良辰吉日,他又是如此珍惜懷裡的人,如此地想和她永生永世在一起。

魔君安心的窩在他懷裡,有力的心跳聲聲聲入耳,她閉眼含笑一聲聲數着,心裏有些甜蜜,至少此刻,千葉如此珍護她。

但是這座山峰,他們能走到山頂嗎?答案不言而喻。

行到山腰處,突兀而來的一聲高過一聲的吵嚷聲讓千葉警覺,凌雲峰一早就清了閑雜人等,這山腰為何會有這麼多人吵鬧的聲音?

本不欲去理會,懷裡的人睡熟了,他繞道邊上小路也就是了。

他剛準備從旁繞過去,人群中不知怎麼回事,有個清脆聲音突然拔高了嗓音罵道,「……不過是條卑賤的狗!」

接着還罵了些什麼,和着一聲聲破空鞭聲,一聲比一聲更微弱的悶哼。

很不幸,魔君被吵醒了。

她還有些迷糊,濕潤的疑惑的目光看向千葉。

千葉也被那句「卑賤的狗」弄得來了興緻。

他親了親懷裡人的眼睛,「走,我們去看看戲。」

魔君抬頭看了一眼高處被銀白色如花徹底遮擋住看不到頭的山頂,閉上了眼,這一段不長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