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夜有眠》[長夜有眠] - 第5章 道歉(2)

「你不管呂婉清嗎?她流了好多血。」

「奚夜,我求你,離呂婉清遠一點。」

「為什麼?怕我傷害她,怕你的小青梅受傷?」

「不是,我怕她傷害你。」

本來被無緣無故拽到這裡,有些生氣的奚夜一下愣住了。陳晝眠也愣住了,二人關係也算不上多親密,頂多算認識,說這種話,確實有些曖昧。

陳晝眠窘迫地走進了紫藤蘿長廊,只覺得耳尖燙的燒人。奚夜一言不發地跟上陳晝眠,手背在後面,一邊走,腳還不老實的踢弄地上的花瓣。

前面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下來,奚夜沒注意,一下撞在了少年的背上,「陳晝眠,你怎麼突然停了。」

「你別跟着我。」說著,和上次一般匆匆的跑走了。

「每次都跑,我就那麼可怕啊。」奚夜喊道,她沒有看到少年的耳墜,紅的跟要滴血一般。

呂婉清在幾個女生的攙扶下,來到了醫務室,止住血,進行了簡單的包紮,醫務室的醫生還在叮囑呂婉清一些注意事項,呂婉清細聲細氣地應着,囑託完了,醫生才放心的讓她離開。

少年還在疾步快走着,耳朵的灼熱感還在提醒他剛剛發生的一切。

「阿眠。」虛弱且熟悉的聲音,隨之陳晝眠看到了呂婉清蒼白的臉。「扶我回班級吧,這幾位同學還要回去上課。」說著,呂婉清便朝陳晝眠身上靠了過來,幾個女生見狀,便也離開了。

「他們看起來好配,成績又那麼好。」剛剛幫忙攙人的女生A感慨了一句。

女生C酸溜溜地說道:「成績好什麼,聽說呂婉清開學考作弊,這次都沒記成績,誰知道她以前的好分數怎麼來的。」

「我也聽說了,抄的還是六班奚夜的,也是一個成績好的。」女生B插嘴道。

「奚夜,是害得同班同學出事的那個嗎。」

「這不是謠言嗎,那個女生我聽說出國了。」

三個女生吵吵嚷嚷的逐漸走遠。

「阿眠,我手割傷了,很疼。」

「是嗎,有楚楚疼嗎?」陳晝眠將呂婉清推出懷裡,「只是手受傷,不影響腿走路吧。」

「陳晝眠,非要提楚楚嗎。楚楚死了,我也難受,上次是氣話,你知道的。」

「是嗎?」陳晝眠直直盯着呂婉清的雙眼,呂婉清別過臉,「呂婉清,你現在,連我的眼睛都不敢看了啊。」

呂婉清不回答,她也不敢回答,她現在只想奚夜也去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