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夜有眠》[長夜有眠] - 第7章 被困

支開林愉,只剩下奚夜,陳晝眠些許窘迫地咳嗽了一聲,「那個,加個聯繫方式。」

「啊?」

「就,我把,額,左牧聯繫方式給你,然後你發給你的朋友。」

面對陳晝眠這幅囧樣,奚夜噗嗤一聲笑出了聲:「某人剛剛搶水時說話可不是這麼磕磕絆絆啊。」

陳晝眠撓了撓頭,不知道該如何接話。

「我就說一遍,你記住了啊。」隨後奚夜便報出了一串號碼。

陳晝眠低頭默念了幾句,抬起頭,朝奚夜笑了,露出了兩顆尖尖的虎牙,「記住了。」

奚夜望着少年雜亂的頭髮,一撮發梢翹了起來,還有因為笑而微微眯起來的雙眼。陳晝眠身上套着的還是打球時穿的寬大球服,少年穿着卻並不顯得很柴,反而很好的撐起了球服。

一束光剛好打在了少年的發梢處,看起來又傻氣又好笑,奚夜情不自禁的抬起頭,眯着眼,用手戳了戳那撮翹起來的頭髮。

陳晝眠的笑容一下僵在了臉上,奚夜的手也僵住了,放下不是,接着戳也不是。便拿手指了指,「你這個頭髮翹起來,傻死了。林愉怎麼還不回來,我去找她。」說著便朝左邊走去。

剛剛走出幾步,陳晝眠便喊住了她,「奚夜,他們在右邊,你走反了。」

「是嗎?啊哈哈哈哈哈哈。」奚夜又折回到陳晝眠面前,「謝謝提醒。」便快步離開了。

陳晝眠望着少女笨拙的模樣,假裝不經意的樣子望着奚夜離開的方向,喃喃自語道,「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今天的天氣格外好。」

在趕着去找林愉的路上,奚夜突然被一名女生攔住,「奚夜,林愉喊你去衛生間給她送片衛生巾,她生理期突然來了。」

「啊?我馬上去。」思緒有些亂的奚夜並沒有意識到事情的不對勁,匆匆往教室跑去。

拿好東西後,奚夜跑向廁所。到了後,奚夜小聲的喚道:「阿愉,你在哪個隔間,我給你送衛生巾來了。」

一陣微弱的聲音從最裏面的隔間傳來,奚夜只當是林愉生理期剛來虛弱,便走了過去,半推開隔間門時,奚夜只覺得背後被人狠狠踹了一腳,整個人便跌入了小隔間,緊接着隔間門便被拉了起來,然後是門被東西抵住的聲音。

剛剛那人踹奚夜時可算是下了狠勁,奚夜只覺得骨頭刺疼,半趴在地上,奚夜只慶幸這應該是個存放雜物的小隔間,如果有便池,自己剛才臉准要砸進去。

「奚夜,祝你在裏面度過一個美好的夜晚。」

是呂婉清的聲音,果然也只有呂婉清才會對她做出這種事情。

「哦,對了,你的小姐妹在你的隔壁,看我對你多好,還為你找了個伴。」

奚夜渾身只覺得疼的厲害,面對呂婉清的冷嘲熱諷,甚至沒有力氣去回應。

呂婉清沒有聽到牙尖嘴利的言語反駁,「輕輕一腳就暈了,真是無趣。」說罷便離開了廁所。

聽到呂婉清離開廁所的聲音,奚夜忍着痛敲了敲隔板,「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