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若星華》[塵若星華] - 第9章 伊始9

「包括你身邊的大部分人,你所熟知的老師、友人、小販、鄰居。幾乎都是我們安排的人員,而你,就是他們的目標。」

迪特後靠,拿起桌上的杯子,一飲而盡。眾人都停下了手中的事,不約而同的看向殷寺的位置。殷寺依舊在看着蒂亞,不語。他彷彿在等待蒂亞的回答,但是情感過於平淡,就像是在詢問蒂亞今晚的晚飯是什麼。

他本不應該這樣,說到底,殷寺也不過是一個18歲,還在上學的少年罷了。當自身的一切都被無情的擊碎時,他本有權利發泄,發出對迪特等人的控訴。但他沒有,他只是像現在這樣靜靜地看着蒂亞,靜的可怕。

「抱歉。」蒂亞躲開了殷寺的目光,表示了歉意。

殷寺沒有回應蒂亞的道歉,轉過頭將視線重新放到迪特身上。

「你之前說我的身世?」

迪特有點驚訝,殷寺對於蒂亞的接受能力過於異常,而且還可以短時間調整後繼續提問。

「嗯,我知道你的真正的身世來歷。」雖然驚訝,但是能夠坐上方舟總司位置的迪特同樣不是吃素的,依然已平常的語氣接過殷寺的問題。

「不過,這個問題,還是由你的父母來告訴你更好。」迪特拿出之前的手鐲,放在桌子上。

「我的。。。父母?」

「嗯,你的父母,他們還健在。」

「可是,他們不是已經。。。車禍?」殷寺沒有繼續說下去,他驚恐的看向迪特。「我的記憶,也是假的?!」

「是的,你的記憶也是我們植入的。這是很不人道的行為,同時,這也是你父母唯一的要求。」

迪特想要伸出手拍向殷寺的肩膀,卻被殷寺躲開。眼見殷寺如此抗拒,迪特也收回了伸出的手。

「簡直是瘋子,你們!」

殷寺推開椅子,扶着腦袋,大腦努力的想要尋找之前的記憶,但是擁有的都是父母車禍後的畫面。

「我,我回憶不起來,我記不清他們的樣子,我不知道,我。。。。。。」殷寺痛苦的捂着頭,各種回憶的湧入,使其痛苦不已,頭部彷彿要炸裂一般。

突然,殷寺感受到有人抱住了他,將痛苦的自己擁入懷中。霎時間,一股暖流使殷寺整個人放鬆下來,頭痛也逐漸緩解。撲鼻的香味令殷寺平靜下來,舒適的懷裡,簡直是一個柔軟的溫柔鄉,足以勾起一切男人的幻想。殷寺抬起頭,看到的是高出自己半個頭的萊雅,而她正準備撫摸自己的頭。殷寺條件反射般的推開萊雅,大口的喘着粗氣。他不理解為什麼這個女人要這麼做,明明自己和她才剛剛見第一面。但是來不及細想,數倍於之前的疼痛席捲了殷寺的頭部。只是片刻,便奪走了殷寺的意識。

模糊中,殷寺看到了一片花海,一片在夕陽照耀下的花海。一個孩童正在花海中奔跑,發出充滿童趣的笑聲。

「那是,我?」

殷寺看着這個孩童,暗紅色的頭髮與瞳孔,毫無疑問就是自己。但是自己並沒有這段記憶,是因為被迪特所說的真相刺激到而產生的幻覺嘛?殷寺心想着,但是被孩童突如其來的哭聲打斷。

「摔倒了嘛,所以說不要跑那麼快啦。」

一位女性將孩童抱起,攬入懷中,撫摸着孩童的頭部,為孩童拭去淚水。孩童彷彿知道自己擁有小孩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