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成將軍家的炮灰郡主》[穿書成將軍家的炮灰郡主] - 第5章

第5章夜襲是一招險棋,為了早日帶步微回到京城,謝君牧走了這麼一步險棋,僥倖,勝天半子。
但是在謝君牧歡歡喜喜地回到軍營打算和步微報喜的時候,看到的卻是留守軍營的八十將士全部罹難,只剩下一個嚇暈過去的曇華。
謝君牧匆匆忙忙地帶着將士出去找步微,尋了一整夜,直到黎明時分才看見步微衣衫不整,只裹着一張薄被被北辰雲湛抱在懷裡。
好久不見啊,大哥。」
北辰雲湛露出了虎牙,笑容燦爛,也如利劍一般狠狠地在謝君牧心上紮下一劍。
在將步微交到謝君牧手上的時候,北辰雲湛還傾身上前,挑釁地對謝君牧耳語了一聲:大哥可知嫂子昨夜哭得有多美······」一句話,將一向沉穩君子的謝君牧激得青筋暴起,第一次對着自己的兄弟露出殺意。
步微並沒有聽到北辰雲湛和謝君牧說了什麼,此刻的步微只想快些遠離北辰雲湛這個變態,連忙往謝君牧懷裡縮了一下說道:別說了,快回去吧,我累了。」
謝君牧低下頭看了步微一眼,眼裡是步微看不懂的色彩。
哈哈哈——」北辰雲湛張狂地大笑着,然後掉轉馬頭離去,區區,別忘了你答應了爺的事情。
爺等你。」
自己答應了北辰雲湛什麼事?
步微一頭霧水。
謝君牧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一勒韁繩,帶着步微回營。
謝君牧將步微抱回了軍營,什麼話都沒有和步微說。
曇華抱着步微哭哭啼啼了一場後收拾好了東西就和步微登上了回京的馬車。
步微掀開馬車帘子往外看,謝君牧策馬走在馬車前,戰甲冰冷,像是最忠實的騎士守衛着步微。
將軍。」
步微喚了一聲。
謝君牧怔了一下,回頭看向步微應了一聲:末將在。」
步微向謝君牧招了招手:過來。」
謝君牧沒有反應,步微第二次開口:將軍,過來好不好?
我想和你說說話。」
謝君牧嘆息了一聲,然後轉了馬頭來到步微的馬車旁邊:郡主有何吩咐。」
他是不是和你說了什麼?」
步微問道。
這個他」自然是指北辰雲湛了。
謝君牧沉默了一會兒之後問:郡主答應了北辰雲湛什麼?」
謝君牧生氣了。
步微很敏感地察覺到了謝君牧的心情不佳,畢竟在原著里,謝君牧一直都視北辰雲湛為兄弟,哪怕最後北辰雲湛造反被殺、死無全屍,謝君牧都還為北辰雲湛立了無名的衣冠冢,在墳前喚他雲湛」,而如今謝君牧卻連名帶姓地喊了北辰雲湛。
我什麼都沒有答應他。」
步微對謝君牧說道。
謝君牧不言。
步微輕輕嘆息一聲然後問: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他欺負你了嗎?」
謝君牧不回答,反問步微。
步微撇了撇嘴:他欺負我了。」
謝君牧猛地拉緊了韁繩,勒得胯下的馬兒低吟了一聲。
我說的不是那種欺負,我沒有被他輕薄。」
步微連忙解釋道,我說的被他欺負是他打我。」
謝君牧皺起眉問:他打你哪裡了?」
他打我······」步微噎住,總不好和謝君牧說北辰雲湛打了自己的屁股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