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只想種田》[穿越之我只想種田] - 第2章 宴客

蘇府宴客,大小姐蘇青箏起得格外早,剛起身便叫紅玉替她梳妝。()紅玉最知道大小姐的心思,使出渾身的本事,眉畫得細細的,粉撲的勻勻的,頭上梳了個流仙髻,又開了妝奩,將珠釵發簪挑了七八支,細細的插好。

綠玉等紅玉將大小姐打扮停當,這才拿着一件大紅綉海棠花開衣衫,並同色的裙兒上前來,笑道:「大小姐,今日穿這身剛做好的衣裙罷,奴婢還未見過比大小姐更襯紅色的人呢……」

紅玉也上前來一通誇讚。蘇青箏妝扮停當,對着銅鏡前後左右仔仔細細的照了,並無不妥,這才急匆匆的帶着丫頭趕往太太的「靜心院」。

紫蘭正好挑簾出門,瞅見進院的大小姐,連忙上前笑道:「大小姐今兒好早。夫人剛起身呢……」

一邊說著一邊打了簾請大小姐進屋,見大小姐自打進了院子臉就緊繃著,更加小心的陪笑恭維道:「奴婢剛才一見大小姐,還以為見了神仙呢……大小姐今天的妝扮,說是仙女下凡也不為過……」

蘇青箏「哼」了一聲,恨聲道:「你莫在我跟前做樣子,我還不知道你的心思……你趁早收了這個心……」

正說著,聽見王夫人在裡屋重重咳了一聲,便收了嘴,挑簾進了裡屋,不滿道:「娘怎麼不讓我好好教訓她一番……」

王夫人點了點她的額頭,道:「你是個主子,又是個未出閣的小姐,這些事兒也是你能說道的?」說著,看向了外面「她現如今在我手底下,還能玩出花兒來?不過是暫時留着她還有些用處罷了……」

說著,細細的端詳了蘇青籬一番,直到蘇青籬有些不好意思的紅了臉低了頭,才笑了笑叫紫雪進來侍候,一邊又喚來王嬤嬤問道:「府裡頭的早飯可都安排好了?」

王嬤嬤上前笑着回道:「老太太房裡的早使人送過去了。其它各院的飯也使人送了過去。現下廚房的人都吃罷飯開始準備午宴了。」

王夫人滿意的點點頭,又道:「岳老爺岳夫人在眉州多年,聽老爺說那邊的人都習慣食辣,你去好生盯着些……」

王嬤嬤領命去了。

用罷早飯,蘇青箏便催着王夫人去上房。王夫人笑道:「往日給老太太請安也沒見你這般積極……」

蘇青箏頓頓腳:「往日府里也沒宴客不是?!今兒可是要請行文哥哥呢……」

王夫人臉色一頓,便要發怒。蘇青箏見了王夫人臉色,小聲嘟噥道:「這話我也就在母親跟前說說,也不準么……」

王夫人嘆了一口氣,把她拉到跟前,柔聲道:「當年雖然和岳夫人提過作娃娃親的事兒,到底沒得了准信兒。他們這一去六年,中間雖然通了幾回信,也只是說些面兒上的話。行文那孩子現在定沒定親,都還不知道。若是沒定倒還好說,若是定了呢……把你的心思都給我埋到肚子里去。若真是可行,娘自會替你安排的。聽到沒有?!」話說到最後,已帶着些許嚴厲。

蘇青箏心裏一時也七上八下,一會兒想着他現年已經滿十八了,許是早已定親了,一會兒又想着他定是記着當年兩家人提過的娃娃親的事兒,等着自己呢。

王夫人看着女兒的模樣,心裏微微嘆了一口氣。

……………………………………………………………………

辰時剛過,岳老爺岳夫人帶着大公子岳行文,小女兒岳珊珊到了蘇府。

岳老爺瘦高的個子,圓圓的眼睛,微方的臉形,臉上蓄着鬍子,年紀在四十左右;岳夫人,身量中等,柳眉鳳眼,身着黃色綉牡丹吉服,透着一股子南方女子獨有的婉約氣質;

年約五歲的岳珊珊頭上梳着雙丫髻,插着兩支粉色珍珠娟花兒,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自進了院子便滴溜溜的直打轉。行在最後一人,身着月白色長衫,頭上綰着一隻白玉簪子,俊美如仙的臉上,一雙溫潤黑眸如泉水一般清洌透亮。雖然面上淡淡的,卻也讓蘇府的一干丫頭們羞紅了臉。

眾人見過禮,坐定。

幾個僕婦跟着進了屋,手裡捧着一幾匹上好的布匹並十來個錦匣子。

老太太笑着責怪道:「不過吃個便飯罷了,還弄這些個勞什子做什麼?就像當年一般,不就很好……」

岳老爺說道,因是多年未見才如此,今日先哄老太太高興,日後他們再來蹭飯,好叫老太太拉不下臉面趕他們。

說得眾人哈哈大笑。

岳夫人白了岳老爺一眼,笑着道:「不過幾匹布,幾方硯台紙墨,老爺也好意思開口討飯……」

王夫人嗔笑道:「我們兩府是什麼樣的關係,你如今卻要說這外道話……呆會兒上了桌,仔細老太太罰酒……」

蘇老爺也接過話頭來,說了些親近話。眾人又一陣子笑。

老太太瞧了瞧淡淡的坐着的岳行文,笑道:「單瞧行文這孩子,哪裡像是六年未見?!你們瞧瞧,他只是長高了些,模樣性子倒是一點沒變……」

蘇青箏自岳行文進門的那一刻,一雙眼一顆心便都在他身上。聽到老太太如此說,便嬌笑着接過話來:「祖母說的是,我那時候雖小,行文哥哥小時候的樣子卻記得清楚,一點沒有變呢……」

岳珊珊正偎在岳夫人懷裡,聽得蘇青箏的話,探出頭來奇道:「你見過我哥哥小時候的樣子?我怎麼不知道?!」

眾人聽了哈哈大笑,老太太眼淚都笑出來了。岳行文一直淡淡的臉上,因着妹妹的童言童語,也浮上一絲笑意來。

這一抹笑,如一把重鎚敲得蘇青箏的心「砰砰」直跳。一張原本就紅着的臉更加鮮艷欲滴。

老太太不見岳家二兒子岳行武,便問道:「為何不見行武?」

岳夫人忙道:「剛到了京城,他便急忙的去了他叔叔家,這孩子是個最鬧騰的……」

老太太忙說,年紀還小,還沒定了性子之類的話。

接着又說起這六年來發生的種種事兒。岳行文大部分時間都安靜的聽着,面上淡淡的,溫潤的雙眸目不斜視,只有在偶爾逗弄妹妹的時候,才露出一絲笑容來。

………………………………………………………………………

用過午飯,岳行文因說有事,便先行離去。蘇青箏欲追了他出去,被王夫人狠狠的瞪了一眼,方才委屈的低了頭,一臉不舍不甘,。

岳老爺與蘇老爺二人回書房說話,老太太精神不濟,吃罷飯閑坐一會兒便去了。

兩個被叫來當花瓶做陪襯的姨娘,也趁機告了罪,各去各院。

王夫人帶着岳夫人回到自己的院子里。打發了丫頭們自去玩耍吃茶。

兩人靠在椅子上說著閑話。蘇青箏、蘇青婉在旁邊的長塌上與岳姍姍玩耍。

只聽得王夫人道:「……姍兒生得這般好模樣,又惹人疼愛。你一向是個盼女兒的,這下心滿意足了罷……」

岳夫人瞅了瞅正在玩耍的岳姍姍,眉眼間掛着滿足的笑容道:「也就是到了外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