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見一世謝祉宋聲晚》[初見一世謝祉宋聲晚] - 初見一世謝祉宋聲晚第5章  

怕二人生疑,我並沒有緊跟在他們身後,尋找他們所在的隔間便成了一個難題。
但我並不打算一間一間去尋,我取出自己的錢袋,在路邊雇了個人,讓他滿臉着急地走到掌柜面前:「掌柜,方才進酒樓的是我家的少爺。
他的東西在馬車上落下了,我替他送進來」掌柜瞧見了他袖中若隱若現的錢袋,深信不疑,便給那人指了路。
…視線陡然清晰起來,一片繁雜之中,我看見了自己。
鳳冠霞帔,十里紅妝。
在渝州戰亂平定的一月後,我出嫁了。
爹娘本不願如此匆忙地將我嫁人,奈何兩月後便是林知州嫡子林修齊同長寧公主的婚宴。
雖然林修齊是嫡子,可上頭還有一個比他大上兩月的庶長子,林鴻軒。
林修齊的母親早逝,近些年,林知州抬了林鴻軒的娘做正室,林鴻軒自然也變成了「嫡」長子。
南淵極為看重長幼婚嫁順序,為了讓林修齊迎娶長寧公主過門,我同林鴻軒的婚事也不得不提前。
但我對這門婚事並不排斥,在幾年前我便遙遙見過林鴻軒一面。
偶遇過幾次後,他問我願不願做他的夫人。
我自是明白他的意思,但卻還是唰的一下紅了臉。
在那之後不久,林知州便上門議親。
於是我便也知道了他的名字。
那時我心裏是高興的,畢竟那是情竇初開的年紀。
於是在一個凌冽的冬日,我同林鴻軒完婚了。
成親那晚,我帶着新嫁娘的緊張與羞赧,期待着我的郎君掀開蓋頭。
可是並沒有。
我等了整整一晚,等到蠟燭徹底燃盡,等到寒氣蔓延,骨頭因寒冷嘎吱作響,我也沒有等到他。
我想,許是他太忙了。
畢竟自成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