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帝重生:我的便宜徒弟》[大帝重生:我的便宜徒弟] - 第1章 重生

夕陽,荒野,枯樹下。

少年艱難地睜開眼睛,抿了抿早已乾裂的嘴唇,看向了四周。

「這裡是什麼地方?我剛剛不是還在界外大戰嗎?」

他叫蘇烏,是中州龍朝的皇帝。

千年之前,他的修為就已經天下無敵,在諸事了後,參照古法,破天而去,到達了界外。

不曾想,立刻就遇到了一位比他更加強大的青年。

記憶的最後,那青年推出一掌,破盡虛空,橫斷乾坤,他無法匹敵。

「記憶的最後,我看到又有一人出手,似乎是想要救我,所以我活下來了嗎?」

他掙扎着坐起身,查看自身的狀態。

衣衫襤褸,瘦骨嶙峋,傷痕遍體,渾身上下幾乎沒有半分力氣。

這絕不是他原來的身體!

「我重生了?」

未等他想明白,耳邊就響起了群鴉的鳴叫。

只見不遠處的天空中,一團漆黑的烏鴉如同黑雲般襲來。

「渡鴉精。」

這種低等的妖物,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見到過了。

群鴉呼嘯而至,撲到他的身上,利爪和尖喙劃開一道道口子。

他抓緊了手邊的一截枯樹枝,不作任何反抗。

果然,似乎是覺得蘇烏已經沒有抵禦的力氣,群鴉化成了一團黑氣,而後又凝成了一隻妖物。

人形,長喙,頭戴羊頭骨,身披麻布。

它張開大嘴,露出一排排滲人的獠牙,對着蘇烏的腦袋咬下。

蘇烏突然發力,將樹枝狠狠插入它的嘴中。

頓時,恐怖的哀鳴聲響起,渡鴉精拚命的掙扎着,利爪在他的身上留下一個個血洞。

蘇烏不為所動,拼盡全身力氣,將樹枝向它的喉嚨中捅去。

終於,骨頭的碎裂聲響起。

樹枝破開了渡鴉精的頭骨,刺進了它的腦子裡。

掙扎兩下之後,便是一命嗚呼。

蘇烏鬆開樹枝,喘着粗氣,摸向了自己的小腹,只覺得濕潤粘稠。

他倒在了地上,目光渙散之時,隱約看到一道白衣人影向他走來。

不知過了多久,他終於又有了些許意識。

微微睜開眼睛,便看到窗外那皎潔的月光。

他此刻正躺在一張石板床上,床邊,有兩人席地而坐,看着一方葯爐。

「他好像醒了。」

這是一道溫柔悅耳的女聲。

「我去看看。」

另一道沉穩滄桑的男聲回應。

藉著爐火的微光,蘇烏看清了白衣男子的臉。

一張他做夢都不會猜到的臉。

「師弟?」

回憶如潮水般湧入他的腦海。

千年之前,中州上有一古國,皇帝荒淫無度,以致江湖動亂,民不聊生。

他和師弟武子明立志拯救蒼生於水火,掀起了反抗的大旗。

最終,古國崩碎,皇帝也死在了他的劍下。

但他們之間卻產生了不可癒合的分歧。

「師兄!我們推翻一個王朝,難道就是為了建立另一個王朝嗎?」

「天下不可一日無君!」

「為什麼一定要有一個君王?這天下有百家宗門!讓他們自己議事豈不更好?」

「一人稱皇為蒼生,百宗稱皇為百宗。」

道不同,便唯有一戰。

於是,武子明成了唯一一個與他交手後還能活下來的人。

自此,他建立中州龍朝,自封鎮世大帝,成了萬萬人之上的存在,而武子明不知所蹤,再也和他未能見上一面。

「他確實醒了,把葯拿來吧。」

女子端起一碗葯,坐到他的身邊,用勺子喂進他的嘴裏。

這個女子他也認識。

「卓夢蘭。」

她是他師弟的青梅竹馬,曾是起義軍的一員大將,傾國傾城不說,實力也不弱他師弟分毫。

一碗葯汁入腹,藥力漸漸蔓延全身,為他療傷補虧。

他張了張嘴,只覺得喉嚨一陣刺痛,說不出話來。

「歇息着吧,一覺醒來就好了。」卓夢蘭輕聲道。

陣陣困意襲來,他的意識越來越模糊,隱約聽到兩人的談話。

「南野怎麼樣了?」

「妖物橫行,生靈塗炭。」

「唉,你師兄才走了十年而已,這天下就亂成了這個樣子。」

「莫弘深給我遞了密信,想讓我們出世,助朝廷一臂之力。」

「呵。」卓夢蘭冷笑道:「是怕我們作亂天下,想提前把我們控制起來吧。」

武子明嘆了口氣:「我和師兄有過約定,此生不入朝野半步,由此回絕了。」

「哼,你師兄也不是個好東西,當初大家一起打天下,最後說翻臉就翻臉。」

「別這麼說。我師兄為皇千年,封百宗,平諸國,鎮冥界,無愧為一代大帝。」

卓夢蘭嘟囔道:「怎麼自從你師兄走後,你就盡念叨他的好了?」

屋內一陣沉默。

「我們去冥界走一遭吧。」武子明突然說道。

「為什麼?」

「去百宗和諸國,不免有私通之嫌,唯有去冥界無妨,莫弘深他們知道,冥界絕不會跟人類合作的。」

卓夢蘭笑道:「怎麼?想學你師兄鎮壓冥界一千年?」

「我哪有那個本事。」武子明也笑了:「只是想去看看,必要時出點力。」

「你還是舍不下這片天地。」

武子明沉默了一會兒:「不管怎麼說,這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