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帝重生:我的便宜徒弟》[大帝重生:我的便宜徒弟] - 第10章 天蓮寺出世

四人見到他回來,都慌忙起身,臉上的神色各異,但多少都有些驚疑。

實在是剛剛的一切都太過詭異,蘇烏進入南野,大帝便緊跟着現身,待到一切平息之後,他居然又安然地回來了。

度厄倒還算是鎮定,他早就猜到了蘇烏的身份,現在不過是更加肯定罷了。

蘇烏的目光在四人身上掃了一眼,隨即看向了燕雪穎。

「你還留在這兒幹嘛呢?」

一句話,讓燕雪穎進也不是,退也不是,支支吾吾了半晌後,還是行了個禮,沉默着離開了。

蘇烏又看向了度厄和唐鴻志,他們兩人倒是機靈,沒等蘇烏開口,先來到他面前拜了下來。

蘇烏看着兩人,輕笑了兩聲:「拜也沒用,該回哪兒去回哪兒去吧。」

唐鴻志沒什麼意見,但度厄的臉色可就苦了起來。

他若是就這麼直接回去,非得被他師傅從懸鷹澗上丟下去一千次不可。

蘇烏自然看得出他在想些什麼,笑着說道:「可有紙筆?」

這句話在度厄的耳中和仙音無異,他連忙點頭,起身擺好桌子,遞上筆墨。

蘇烏提筆寫了小半張紙,最後在右下角畫上了一個奇怪的符號。

度厄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沒有認出來這符號到底是什麼,但總覺得有些眼熟。

「帶回去,給你師傅。」

度厄恭敬地收下紙條,又向蘇烏拜了拜,隨後和唐鴻志一起離開了。

蘇烏最後看向武丹雪,小姑娘一直十分安靜地站在一邊,盯着他手上的白玉扳指。

「認識?」

「那是我爹的嗎?」

和卓夢蘭剛遞給他時不同,現在的扳指上有一道漆黑的長矛圖案,長矛的柄上纏繞着幾道黑線,所以武丹雪才不敢確定。

「的確是你娘給我的。」

出乎意料的是,小姑娘聽到這話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顯得很是淡然。

「你見到我爹娘了嗎?」

「見到了,他們兩個有些事情抽不開身,接下來你就跟着我吧。」

蘇烏移開視線,嘆了口氣,自言自語地說道:「我們先去東北方向一趟,找一個地方,先把你功法的問題給解決了。」

武丹雪沒有回話。

蘇烏又看向了她:「怎麼了?有什麼要問的嗎?」

武丹雪抬起頭,遲疑了片刻,而後小心翼翼地問道:「你,你是鎮世大帝嗎?」

蘇烏愣了片刻,隨後釋然一笑。

「鎮世大帝已經死了。」

若是別人說出這話,武丹雪非得和他爭論一番不可,但此時她只是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輕輕哦了一聲。

「走吧。」蘇烏向她伸出手。

她沒有猶豫,拉住蘇烏的手,兩人一起向東南方向走去。

半個月後,中州龍朝,南雲州,宜春城內。

蘇烏兩人尋了個茶館,休息補給一番。

本來他們是沒有錢財的,但武丹雪很懂事地當掉了一些首飾,用作兩人的盤纏。

茶館的生意很好,天南地北的人在這裡談天說地,好不熱鬧。

而他們談話的主題,自然就是最近異事頻出的南野。

「大帝的事有後文嗎?朝廷有什麼表態嗎?」

「我估計朝廷也是一臉懵呢,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有人信誓旦旦地說道:「諸位還是把朝廷想簡單了,我告訴你們,這件事完全就是朝廷一手策劃的,讓世人以為大帝還活着,好安天下人的心。」

旁邊頓時有人附和:「有道理!有道理!」

那人更加得意了,言語越發的堅定:「可惜這種低級的騙術瞞不了聰明人,諸位應該都知道,天蓮寺在一個月前就直言要出世了。顯然,他們早就看清了一切的真相,否則哪有這個膽子!」

話語間,將自己抬到了和頂尖勢力天蓮宗一樣的「高度」。

旁邊,正在喝茶的武丹雪噗嗤笑出了聲。

那人立即就不樂意了,站起來指着武丹雪,大叫道:「你在笑什麼?!」

一旁有人勸道:「行了行了,你和一個小姑娘較什麼勁?」

最近有不少百宗弟子在世間走動,那人顯然也有些忌憚,害怕蘇烏兩人是什麼大宗門的弟子,於是哼了一聲,又坐了下來。

武丹雪也沒把這事放在心上,她一邊喝茶,一邊悄悄聽着那人信誓旦旦地胡吹,時不時偷笑兩聲。

片刻後,兩人出了茶館,走在人山人海的大街上。

和南野的混亂不同,這裡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