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帝重生:我的便宜徒弟》[大帝重生:我的便宜徒弟] - 第3章 傳白決

第二天一早,蘇烏領着武丹雪下了樓。

小姑娘身上背着一個布袋,裏面裝滿了糧食。

「好好背着,鍛煉一下你的身體,更利於你吸收藥力。」

小姑娘低着頭一聲不吭,嘴角都能掛上個茶壺了。

客棧門外,度厄兩人早就等候在此。

唐鴻志的態度明顯比昨天好了不少,一見到兩人,臉上的笑容就沒停過。

蘇烏向二人點了點頭,說道:「走吧,一起去南野看看。」

唐鴻志立即問道:「要不要我去備輛馬車?」

「不必了。」蘇烏轉過頭,看向了一旁的武丹雪。

小姑娘也抬頭看向他,臉上有着悲憤和困惑。

「不是說好了,要帶我去找爹娘嗎?」

蘇烏扶了扶她背上的布袋,低聲問道:「去不去?」

「去……」小姑娘的聲音中明顯有了一絲哭腔。

不跟着蘇烏,她還能去哪兒呢?

於是四人出了南城門,向著南野進發。

武丹雪沒走多遠,就已經氣喘吁吁,額頭上布滿了細汗,但蘇烏不說話,她也不敢把背上的布袋摘下來。

唐鴻志一臉壞笑地看着她,要跟度厄打賭她能堅持多久。

度厄手持佛珠,面容肅穆,完全不接這個話題。

武丹雪聽到身後唐鴻志的壞笑,身上莫名多了一股狠勁,咬牙堅持着,也不想着放棄了。

蘇烏則是在前方慢悠悠地走着,同時翻閱着手中的白決。

午時,他們找了個涼快的地方坐下,略作休整。

武丹雪還真的堅持了一路,此時早已餓的不成樣子,大口大口地吃着飯。

蘇烏一邊給她夾菜,一邊問度厄:「蓮池裡的聖水你應該帶了些吧?」

度厄點了點頭,手上佛珠轉動,十餘個玉壺便出現在了地上。

蘇烏遞給武丹雪一壺,自己也捧起一壺喝起來,只覺得一股甘甜入口,清涼無比,渾身上下都輕鬆了許多。

「哎哎哎,度厄你太不夠意思了,有這樣的好東西也跟我說一聲。」唐鴻志不樂意了。

度厄無奈,也給了他一壺。唐鴻志猛灌兩口,砸吧砸吧嘴,沒嘗出來什麼滋味。

「這水沒啥特殊的功效啊?」

度厄在一旁吐槽:「山豬吃不了細糠。」

蘇烏從武丹雪那裡拿來兩枚丹藥,在一壺水中化開,並解釋道:「這天蓮聖水可以清心凝神,滌體養息,長期飲用對修士有莫大的好處。」

武丹雪乖乖喝下了半壺化有丹藥的聖水,而後拿出修改過的功法,聽蘇烏為她講解。

度厄兩人就在一旁聽着,越聽越眼珠瞪得越大。

「這是什麼功法?竟是如此玄妙,聞所未聞!」

「這些講解更是妙到毫顫,彷彿已經將這本功法修鍊至巔峰了一般。」

蘇烏將煉體的部分講解了一遍,並囑咐武丹雪好好體會。

旁邊兩人在震驚之餘,看向九天舞鳳決的目光都有了些許變化。

武丹雪注意到了兩人的目光,從蘇烏手中搶過功法,一把抱在懷裡。

「這是我的功法!」

兩人回過神來,紛紛移開了目光。

一行人繼續上路,大約走了一個時辰之後,便遠遠地看着地上躺了兩道人影。

走過去一看,那是一位老爺爺和一個小姑娘,似乎是聽到了他們發出的聲響,老爺爺緩緩睜開渾濁的眼睛,用僅剩的半口氣吐出了一句話。

「救救……我的……孫女。」

可他的孫女已經沒了呼吸,睜開的雙眼中透露出疲憊與恐懼。

度厄走到老爺爺身邊,渾身頓時佛光涌動。

片刻後,佛光消散不見,他嘆息一聲,雙手合十,頌了一句阿彌陀佛。

唐鴻志走到了小姑娘的屍體旁,伸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