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帝重生:我的便宜徒弟》[大帝重生:我的便宜徒弟] - 第4章 變天

蘇烏沉浸於功法中的剎那,整個人散發出一種強烈的虛無感,彷彿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一樣。

「入道忘我!」度厄輕聲感嘆道。

這是一種可遇而不可求的修鍊狀態。

在這種狀態下,修士遠離自我,接近道則,修鍊的效果會成倍地提升,也會更加容易頓悟。

一般來說,只有境界達到了一定高度,對所修功法的理解足夠透徹,且已經在修鍊中沉浸了一段時間,心如止水之時,才有機會進入這種狀態。

就在他們驚嘆之時,一旁的武丹雪突然異象四起。

只見她渾身散發出青色光芒,整個人霎時變得聖潔無雙,同時一縷縷青氣四溢而出,幻化成一隻斑斕的鳳凰,環繞於她的身邊。

僅憑這異象,便可看出她修鍊的功法品質有多麼超絕。

「不遜於頂尖勢力的傳世之功。」度厄作出了他的判斷。

還未等他們回過神來,一旁的蘇烏同樣升起了異象。

只見一輪黑色的太陽緩緩從他身後升起,太陽的光芒就如同嗜血的利刃,照耀之處無不覆蓋上一層死亡與恐慌的氣息,將他襯托成一尊暴虐的神王。

下一刻,太陽之中突然閃過一絲白芒,如同深淵之中出現了無盡的光亮一般,將整個太陽染成了白色。

蘇烏散發出的氣息突然變了,溫和,仁德,神聖,猶如一位無上的仁君。

隨後,太陽在黑白兩色之間不停切換,蘇烏的身體在陽光的照耀下覆蓋上了一層奇幻的流光。

唐鴻志看着異象頻出的兩人,又看了看手中的白決,心情有些沉重。

他是一介散修,修鍊的功法自然算不得上乘,這無疑給了他極大的限制。

而現在,改變命運的機會就在他的手中。

「爹,娘。」他輕輕摸索着手中的白決,滿眼的悲痛中露出了一絲欣慰:「老天有眼,居然真的被我等到了一絲希望。」

兩個時辰之後,蘇烏從修鍊中轉醒,異象隨之消失。

這次修鍊只是第一次嘗試,最大的目的是印證他的一些猜想,以及補養一下自己的身體。最起碼現在看來,他的身體已經差不多恢復了正常,不再是皮包骨頭的狀態了。

不遠處,唐鴻志已經完成了謄寫,正在認真研讀着功法,度厄正襟危坐,為其他三人護法。

再看向武丹雪,他微微的一笑。

只見武丹雪身上的青氣幻化成鳳凰,在她身旁盤旋三圈,隨之沒入她的身體中。

而後她身旁的青氣又會旺盛一分,片刻後再次化成鳳凰,周而復始。

看上去沒有問題,但蘇烏知道,九天舞鳳決的異象不該如此。

正常來說,盤旋的鳳凰不應該會消失,而是在她身邊久久不散,持續淬鍊着她的身體。

隨着修鍊的繼續,鳳凰的數量會越來越多,等到有九隻鳳凰盤旋的時候,就算她修完了煉體境界。

但按照她這個修鍊方法,這個過程將會異常的緩慢,甚至不可能完成。

蘇烏抬起右手,掌間黑白光芒閃耀,勾勒出了一隻鳳凰虛影。

他隨手一抬,鳳凰沒入武丹雪的額頭中,將她從修鍊中喚醒。

「感覺如何?」

初次修鍊,武丹雪的小臉上卻沒有多少興奮的神色,遲疑地說道:「我的呼吸時不時會停滯,讓我無法專心修鍊。」

蘇烏點了點頭:「以後每天晚飯後修鍊一個時辰,剩下的我會想辦法解決。」

武丹雪略微有些擔憂:「是不是我的身體出了什麼問題?」

「並非如此。」蘇烏遞給她一壺天蓮聖水:「是你的體質特殊,九天舞鳳決相對孱弱,所以煉體的效果不是很好。」

人的身體好比一輛馬車,功法就如同前方拉車的馬,當馬車太重的時候,前進的速度自然不會快到哪去。

「怎麼會這樣?我娘的功法絕對是最頂尖的功法之一!」武丹雪先是不可置信,而後懷疑地看着蘇烏:「是不是你胡亂修改,把我娘的功法改廢了?」

蘇烏瞥了她一眼:「如果他們手頭有可以供你修鍊的功法,那你早就踏入修鍊了,還輪得到我來教你?」

隨後又撇嘴冷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