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帝重生:我的便宜徒弟》[大帝重生:我的便宜徒弟] - 第5章 黑色長矛

度厄離去後,蘇烏三人找了個安靜的地方紮營,唐鴻志本也想跟着度厄一起,但考慮到蘇烏兩人剛剛踏入修鍊,還是決定留下照顧他們。

三人一待就是五天,這段時間裏,蘇烏每天除了指點武丹雪修鍊外,就是一刻不停地琢磨着白決。

唐鴻志倒也不扭捏,在修行上遇到什麼問題都來問他,得到的答案往往會讓他獲益匪淺,興奮不已。

蘇烏也知道了他的打算,他想在這段事了之後,找一個地方,將修為推倒重來。

「嗯,你有這份恆心,那便山海可移,蒼天可逆。」

一旁的武丹雪撇了撇嘴,被蘇烏狠狠敲了一下腦袋。

五天過後,度厄風塵僕僕地回來了。

「效果還不錯,許多百宗弟子都響應了,這五天大概救了百餘人出來。」

蘇烏點了點頭。

「可有人不願離開?」

「弟子見到過一處隸屬黃沙宗的綠洲,其中無論是凡人還是修士,大多都不願意離開。」

蘇烏哼笑一聲:「千年過去了,還是賊心不死。」

最後他擺了擺手,度厄行禮告退,又忙活去了。

蘇烏獨自離開營地,找了一個視野較好的位置,遠遠眺望着南野。

南野上空的烏雲比五天前要更密集了,雷光閃爍地也更加頻繁。

他知道,南野上空異象連天,那冥界也好不到哪兒去。武子明夫婦現在也被困在那裡,不過蘇烏對他倆的修為有信心,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出什麼大事。

腦海中,為帝時期接觸到的種種隱秘一一浮現,嘗試和面前的景像找出絲絲關聯。

就在他沉思之時,身旁響起了一聲冷笑。

「喲,這不是度厄旁邊的跟班嗎?他這兩天可威風了,拿着一塊行世令,走到哪裡都耀武揚威的。」

蘇烏轉頭看去,發現曾經碰到過的星璇門弟子從沙漠中走出,說話的還是那個帶隊之人。

他做了個手勢,有兩名弟子架着一位逃難的老人,隨手扔在了地上。

「話說回來,前些日子他因我的話威脅我,我還真以為他一心向著朝廷呢,如果這兩天他沒拿個牌子嚷嚷着要出世的話。」

「哈哈哈!」周圍的星璇門弟子都笑出了聲。

老人被扔到了地上,掙扎着爬起,走到他的身邊不停地行禮。

「大人您再行行好,賞我口吃的吧,我此生都不會忘記大人的大恩大德的。」

他露出不耐的神色,但還是掏出了一些乾糧,扔到了老人面前。

「謝謝!謝謝!」逃荒的人哪會在乎這些,抓起來就往嘴裏塞,同時踉蹌着向北方走去。

可惜沒走多遠,便渾身一軟,倒在了地上,再也沒有動靜了。

「連一個凡人你都不肯放過嗎?還要用下毒這種卑劣的手段。」蘇烏冷冷地盯着他,低聲說道。

「哼!你懂個什麼?」領頭之人沒有絲毫的悔過之意,反而冷笑道:「這裡死去的每一個人,都是朝廷的罪狀書,你的主子不是想出世嗎?我這可是在幫他啊。」

蘇烏盯着他,語氣淡漠地說道:「不要再踏入南野半步,否則你會死得很慘的。」

星璇門的弟子聞言,一個個又笑了起來。

「哈哈哈!你以為你是誰啊?居然敢威脅我們?」

「跟着天蓮寺的那個人威風慣了吧,什麼胡話都敢說出口了。」

「要不是你是度厄的跟班,我現在就想斬了你。」

蘇烏淡淡笑了笑:「可敢跟我打個賭?」

領頭之人趾高氣昂地說道:「你有什麼資格跟我打賭?」

蘇烏沒有接他的話,繼續自顧自地說道:「如果你敢往南野中走十步,我聽憑你的處置。」

「狂妄!」

「真是大膽!」

帶隊之人抬手,打斷了其他人的爭吵。

他盯着蘇烏看了半晌,才森然說道:「記住,殺你的人叫司漢平。」

說完,抬腿向南野中走去。

「一,二,三,……」旁邊有人為他記起數來。

「七,八,九!」

司漢平連走九步,並沒有碰上任何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