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帝重生:我的便宜徒弟》[大帝重生:我的便宜徒弟] - 第7章 帝詔

蘇烏帶着武丹雪和唐鴻志,來到了南野的邊界,眺望遠處的鬼道。

「有意思,有點意思。」

通過對殺陣的探查,他也大致猜到冥界是如何打開這條鬼道的了。

片刻後,度厄趕到了他們身邊。

不過這段時間出盡風頭的他,自然擺脫不了一些小尾巴。

「是你這個小鬼!你居然還在這裡!」

燕雪穎一見到蘇烏,立即拋去了淑女形象,化身一隻炸毛的母老虎。

度厄被她這一吼吼的頭皮發麻,他自然還不知道兩人之間有什麼恩怨。

「燕小姐請息怒,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誤會?大師你別攔着我,我和他溝通溝通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可她一副要吃人的模樣,讓度厄十分懷疑這番話的可信度。

「燕小姐,這位是,是,是我師祖子慧大師的故人,還請燕小姐先冷靜一下。」

他自然不敢言明蘇烏的身份,即使他幾乎有十成把握,確定蘇烏就是那位存在。

因為說對了,這叫泄露朝廷機密,死罪,錯了就更不用說了。

即使他告誡唐鴻志的時候,也只是說,蘇烏位高權重,讓他輕易不要得罪。

此時,燕雪穎的臉上露出了和唐鴻志當時一樣的不可思議的神情。

「什麼?可是他……我……」燕雪穎有些語無倫次。

蘇烏明明就是個十幾歲的小屁孩,怎麼可能是子慧大師的故人?

要知道,子慧大師可是和他師祖燕玄齊名之人。

但另一方面,她又覺得度厄不會騙自己,拿自己的師祖開玩笑,這可是要被打入地獄的重罪。

她哪裡知道,就憑度厄拿着行世令揚言天蓮寺要出世這一條,就夠他打入十八層地獄了。

想再往下打,那也得有那個門路才行。

雖然心裏疑惑,但她還是按捺住了憤怒,她本就欲與度厄結交,此時也剛好賣他一個面子。

可是,蘇烏卻沒有放過她的意思。

「你怎麼還沒回去?要是你的老祖宗一時想不開死了,我的損失你賠得起嗎?」

「你!」燕雪穎剛被壓下去的怒火又暴漲起來。

度厄連忙站出來打斷即將到來的爭執:「大人,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蘇烏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們已經做的很好了,接下來的事,自然會有人去辦。天塌下來,總會有高個子頂着。」

隨後他抬起頭,望向東方的天空。

「看,傻大個這不就來了。」

只見天空之上,有一人身披黃金戰甲,一步一步向南野走來。

他每一步落下,都會帶起陣陣驚雷,響徹四方。

「星戰天!大帝親封的王侯!」

「當初跟着大帝南征北戰,是真正的身經百戰的戰將啊!」

星戰天走的並不快,卻眨眼就來到了南野的邊界,他冷漠地看向天地間的鬼道,聲音如洪鐘般響起。

「冥界之人,你們過界了。」

面對這樣一尊戰將,冥界也無法直接無視。

「大帝已死,之前的契約自然作廢,何來過界一說。」鬼道中響起沙啞的低吟。

但就是這輕飄飄的一句話,聞者無不心神震蕩。

因為這是大帝破天而去之後,第一次有大勢力明言大帝已死。

「滿口胡言!」星戰天大喝道。

「是非對錯,你們朝廷應該比我們更清楚。話說回來,大帝死後,你們不昭告天下,舉辦國喪,確立儲君,反而將所有事宜一拖再拖,你們是想奪權嗎?」

這句話,可謂是說到了百宗弟子的心裏。

十年來,朝廷運轉依舊,完全沒有大帝已逝的跡象,由此一來,百宗完全沒有正當出世的理由。

星戰天冷笑兩聲:「看來是沒有商量的餘地了。」

「我並不覺得你是為了商量而來。」冥界淡然回話。

星戰天沒有再回話,而是一步踏入了南野之中。

下一刻,星戰天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株連接天地黃金神樹。

「星戰天的地仙相,黃金琉璃神樹!」

「他已經將地仙相修到了這種地步,只怕不久就能入天仙之境。」

度厄與燕雪穎紛紛感嘆。

這也是因為他兩人眼界廣闊,像周圍的其他人,大多只能發出一些震撼的驚呼。

黃金琉璃神樹眨眼就到了鬼道旁邊,兩者各自佔據半片天地,散發出恐怖的威壓。

「你以為就憑你一個小小的地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