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了個外賣,卻收到了粒子激光槍》[點了個外賣,卻收到了粒子激光槍] - 第7章 幫王鐵柱要工錢

趕緊跑到護欄旁的下水井邊,往下一看。

周扒皮正和一個疏通下水道的工人,四目相對,深情注視,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情侶呢。

見他沒事兒。

李岳去路邊攔了一輛的士,先去吃了個羊肉刀削麵,隨後直奔郊區工地。

到了後。

卻沒找到王鐵柱,和工人們打聽了一下,都說王鐵柱他爸腦血栓,住院了,具體哪個醫院,不知道。

照着銀色卡片上寫的電話,打過去。

關機。

沒辦法,只能一家一家找。

最後在市第二醫院找了王鐵柱他爸。

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

他爸腦血栓,手勢比着非常六加七,問一句話,嘟囔半天,根本聽不懂。

李岳只能採取笨辦法。

死等!

就不信王鐵柱不來醫院照顧他爸。

讓他心心念念的王鐵柱在幹嘛呢?

正拿着一筐雞蛋,站在包工頭家門口,哭求呢。

「郝總,你就行行好吧!我爸住院了,要一大筆錢…」

說到一半。

幾個穿着黑色制服的保安,下了電梯,走到門口。

二話不說,開始趕人。

王鐵柱不走,他們強拉硬拽,手裡的竹筐滑落,雞蛋碎了一地。

臨出小區,以清潔費為由。

罰了王鐵柱50塊錢。

保安隊長見人走了,拿着錢,和隊員們笑嘻嘻的買零食去了。

郝總站在陽台上,看着小區門口的王鐵柱,露出了厭惡的神情。

中午12點多。

李岳餓的前心貼後背,正準備出去吃點飯,再回來等。

一個皮膚黝黑,滿臉愁容的中年男人,下了電梯,向他所在的方向了走過來,他拿出銀色卡片,對着上面的小照片一看。

正是他苦等許久的王鐵柱。

「大兄弟,你可算回來了」

王鐵柱看着眼前這個白面書生,有點懵,搖了搖頭,說道:「小兄弟,你認錯人了,我不是你家親戚」。

李岳瞬間無奈了,他有說認親戚嗎?

這個王鐵柱怎麼這麼愛占別人便宜呢!

「我知道!你吃飯沒?」

「吃…吃了」

「那就陪我吃點」

……

十幾分鐘後,李岳看着王鐵柱身旁的五個空碗,喊道:「服務員,再上一碗,不,兩碗米飯,一盤魚香肉絲」。

「小兄弟,我吃飽了,不用再上了」

「吃飽個毛線兒,剛開始你還說吃過飯了呢!」

王鐵柱老臉一紅,沒再說話,專心悶頭乾飯。

這段時間,工錢沒下來,交完學費,還完房貸,本就過的緊巴巴的,再加上老父親住院,雪上加霜。

所以他能省則省,不幹活,就不吃飯,或者是吃幾個饅頭。

像今天這麼豐盛的飯菜。

他好久沒吃到了。

李岳看着被三下五除二消滅的乾乾淨淨的魚香肉絲和兩碗大米飯,再次喊道:「服務員,上一盆酸辣湯」。

酸辣湯上的很快。

王鐵柱喝的也很快。

喝完最後一口,撲通一下跪在了李岳身旁。

眼睛通紅,一個勁說,「謝謝」。

李岳趕緊閃到一邊,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把王鐵柱扶到凳子上,開始詢問工錢被拖欠事情。

王鐵柱正講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