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狂妻護嬌夫》[法醫狂妻護嬌夫] - 第1章 重回17歲

  飛機上,頭等艙。

  伊芙戴着耳機半躺着閉目養神,連續三天不眠不休地工作已經讓她的體力到達極限。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近鄉情怯,還是因為那個和她恩斷義絕了的男人,儘管伊芙已經很困很累,卻怎麼也睡不着,頭一陣一陣抽疼着。

  突然,耳邊的輕音樂被切換成了一則緊急新聞播報,伊芙驀地睜開眼睛,向來清冷的雙眼眸光微動。

  「……這次的爆炸威力巨大,整棟蔣氏集團大樓被炸成一片廢墟,目前為止已經造成六十七人死亡,二百八十三人受傷,其中一名死者已被證實是蔣氏集團的總裁蔣煦瀚……」

  伊芙的腦袋裡轟的一聲,那雙每每帶笑,看着她時永遠是帶着淡淡寵溺的深邃眼眸在她的腦海中浮現出來。

  怎麼會!?

  那個強大得如怪物般,自她有記憶以來就一直說要娶她的男人就這樣沒了?

  胸腔里驀然像被掏空了般,伊芙眼眶一熱,眼淚不受控制地滴落下來。

  他走了,一起帶走的還有她的心……

  她的整個世界都跟着他的逝去而坍塌了。

  這一刻,伊芙才意識到,在這二十七年的情感糾纏中,她對那個男人並不如自己想像的那般無情。

  如果不是她太過自大高傲,在誤會解開後仍是不願意回頭,出走他國七年,如今她已是他的妻子了吧……

  如果時間可以重來,那她一定會不顧一切地抓緊他,好好愛他不再讓他受到傷害!

  可惜沒有如果……

  伊芙臉上一片冰冷,她抬起右手想要抹去眼淚,飛機突然劇烈顛簸起來,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時候,「轟——」,伴隨着一聲震耳欲聾的炸響,整架飛機在空中炸裂開來。

  痛!

  頭痛欲裂!

  再次睜眼,視線落在眼前灰色的衛生間隔間的門上,伊芙愣了愣。

  現在是什麼情況!?

  她沉默着,靜想。

  人死了,還是會感覺到痛嗎!?

  剛剛在飛機上爆炸發生的一瞬間,她分明看到那炙熱的烈焰朝着她席捲過來,在那種情況之下,她不可能還活着!

  好吧,就算她僥倖不死,也絕對不可能會是在洗手間里啊!

  「你們聽說了嗎?EH事務所今年的特聘新人竟然是剛從國外轉回來的那個大三轉校生伊芙·法伯!」

  「不會吧?蘇學姐居然會輸給一個本科都還沒念完的轉校生?」

  「哎呀,你們不知道,這裡頭文章大着呢!我有個同學以前是一中的,她告訴我,那個伊芙什麼的可是EH事務所幕後大老闆的情人,你們說,有這層關係在,不選她選誰?」

  「我的天啊,她不是才十七歲,這就當別人情人了?」

  「哈哈,國外的女人不都很開放嗎?有的十三四歲就已經不是那個了,十七歲當情人有什麼好奇怪的。」

  「說到這個,EH事務所可是全國最大的法醫鑒定事務所,比起國內官方的還要權威,而且我聽我爸媽說EH背後可是蔣氏集團,那它背後的大老闆怎麼說也得是四十左右的老頭子吧,那什麼伊芙能滿足嗎?」

  「噗!也許人家身邊還有不少小情人呢!」

  「這倒是,畢竟能當人情人的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哈哈哈!」

  B大教學樓A樓三樓的女衛生間里,幾個女生說著說著笑鬧成一團。

  伊芙眉頭緊緊擰着,忍受着劇烈的頭痛試圖理清思路。

  外面的議論還在繼續着,讓伊芙更是煩躁。

  腦子中的疼痛還在持續,她慢慢緩過來,從外面那幾個女生的話里倒是理清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看來她是真的重生了。

  也許是上天在她死前聽到了她的祈禱,給她一個機會,讓她回到了十年前,重新開始。

  重新開始!

  很好。

  她閉了閉眼睛將熱淚逼了回去。

  上一世,她就是在十七歲的這一年拜那位蘇學姐所賜開始和蔣煦瀚產生隔閡,以至於後來誤會越來越大,一氣之下離開的。

  這一次,她一定不會再讓蘇傾悅得逞的!

  「咔——」

  一聲清脆的開鎖聲響起,最裏面的一格隔間門被打開,伊芙緩緩走了出來。

  一張五官深邃的臉龐,膚色白皙無暇,星眸粲然,直挺的鼻子小巧玲瓏,讓愣在原地的幾個女生看得傻了眼。

  她的發色是淡淡的褐色,簡單地高高束成一個馬尾,五官比起一般的國人更為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