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狂妻護嬌夫》[法醫狂妻護嬌夫] - 第3章 整容上癮是病,得治

  站在伊芙面前攔住她的不是別人,正是蘇傾悅的頭號傾慕者,宋氏集團的太子爺——宋輕揚。

  上一世,就是這個人不遺餘力地幫着蘇傾悅對她窮追猛打,最後卻被蘇傾悅害得家破人亡,慘死街頭。

  伊芙之所以對他有印象,還是因為,他的屍體就是她驗的。

  宋輕揚屍體被發現時已是被野狗夜貓啃咬得辨不清面目了,通過對他骨頭咬痕的檢驗得出,他竟是活活被咬死的。

  而他死的時候也不過才二十二歲,正是意氣風發的最好年紀,不免讓人覺得可惜。

  此時,宋輕揚站在伊芙面前,向來都是陽光帥氣的笑臉如今卻是被煞氣籠罩,臉色陰沉得都快滴出水來了。

  他本來是要去女生宿舍看望蘇傾悅的,沒想到卻會在這裡碰見伊芙。

  都是因為這個女人!

  他知道,為了這一次能進入EH事務所,蘇傾悅可是下了大功夫的,花了三個月的時間才完成了那一篇連李教授都讚譽不已的毒理研究論文,卻沒想到最後還是被一個靠出賣色相的狐狸精給擠了下去。

  也是因為這樣,傾悅連李教授的課都缺席了,整日茶飯不思地在宿舍里黯然神傷。

  傾悅這麼慘,他一定不會讓這個女人好過的,伊芙·法伯是吧,你就等着被學校開除,身敗名裂吧。

  不過,既然遇到了,今天就先替傾悅討回點利息好了。

  宋輕揚上下打量了伊芙一眼,聲音里壓抑着怒氣,「伊芙·法伯,沒有本領就安安分分獃著,靠出賣色相這種齷齪的手段進入EH,你就不怕被人恥笑?」

  看她這個樣子長得倒是個傾國傾城的大美人,可惜,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人品不好,模樣就是生得再美也沒用!

  伊芙沒有說話,只是抬眸面無表情地掃視他一眼,神色自若。

  宋輕揚皺了皺眉。

  搞什麼?一般女人被當年這麼羞辱多多少少都會覺得羞憤的吧,可是她卻連一點感情波動都沒有,這女人該不會是腦子有問題吧?

  還是說人不要臉到一定程度了面對各種指責都會這麼鎮定自若?

  這般想着,宋輕揚看向伊芙的眼神就更加嫌惡了,彷彿面前的就是一個讓人噁心的垃圾般,他面色冷沉道:「EH事務所可不是憑着關係就能呆下去的,識趣的話你就自己滾蛋,否則沒兩天被人趕出來更丟人!」

  伊芙依舊是一派悠然,既沒有生氣也沒有對此感到羞愧,她直視着宋輕揚滿是陰鷙的雙眼,淡淡地說道:「我有沒有本事呆下去,不是你說了算的。」

  說罷,她繞過宋輕揚就想離開。

  然,剛跨出去一步,站在宋輕揚身側的那個女生就氣勢洶洶地上前來伸出就要去拉她的手。

  「啊——」

  所有人都沒有看到是怎麼回事,只是眼前一花,女生就撲倒在地,摔了個狗吃屎。

  好快!

  兩人距離那麼近,楊蘭的動作又快,剛才那一下如果不是碰巧的,這個女人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了。

  宋輕揚看向伊芙的目光中多了一抹探究。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