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醫狂妻護嬌夫》[法醫狂妻護嬌夫] - 第6章 這臉都湊過來了,當然打!

  伊芙抬眸直勾勾地看着宋輕揚,眼眸中滿是冷冽嘲諷的光芒,「搶走她的位置?真是笑話,請問一下,EH什麼時候官方宣布過特約法醫這個位置是給蘇傾悅的?再說了,剛才那番話里我哪裡說錯了?法醫部門向來就是團隊合作,術業有專攻,各自配合工作協助破案。」

  眾人聞言都是不約而同地點了點頭。

  關於EH招募特約法醫的這件事B大的人都是從那帖子里知道的,在此之前確實沒有聽說過確定了是蘇傾悅這個人。

  而伊芙所說的關於法醫的工作,也確實是沒毛病,有哪個法醫是從頭到尾自己一個人將所有事情幹完的?

  B大的學子也都不是傻子,當下也就開始懷疑那個帖子的真實度了。

  蘇傾悅接收到周圍懷疑的眼神,心裏咯噔一下,立馬低下頭,掩飾住眸底一閃而過的怨毒。

  EH當然不會在官網上公布特約法醫這個消息,因為從一開始起這件事就只有EH事務所的高層人員知道。

  和其他人不一樣,她的舅舅是EH事務所的高層,所以在一周前,她就知道了EH準備在B大特聘一個特約法醫。當時她和舅舅都認定了EH想要的那個人必定就是她,蘇家更是連酒會都準備好了,就等着EH宣布的那一天,大宴賓客。

  誰知道會半路殺出來這麼一個少女,硬生生讓她成了個笑話!

  蘇傾悅勉強笑着,垂在身側的雙手緊緊握拳,精心修剪的指甲扎破掌心微微滲出血都不自知。

  她瘦削的身體輕輕晃動兩下,蒼白的小臉怎麼看怎麼有種我見猶憐的感覺,就好像是伊芙對她做了什麼大惡不赦的事情。

  宋輕揚連忙扶住她,看向伊芙的目光儘是冰冷和厭惡,「你走後門擠走傾悅,EH怎麼可能還會打自己臉留下這麼一個公告?你別欺人太甚了!」

  宋輕揚的這句話一出,眾人又開始動搖了,視線來回地在伊芙和蘇傾悅身上轉換。

  這種事情本來就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在沒有確切的證據之前,雙方的說辭都沒什麼毛病。

  可即便是這樣,宋輕揚和蘇傾悅的家世和才能擺在那裡,B大誰人不知誰人不曉?以他們兩個的身份似乎並沒有說謊的理由。相對來說,伊芙就是個默默無聞之輩了,轉學過來一個月,要不是前兩天的那個帖子,學校里根本就沒有人知道這麼一號人物,眾人的心也就更多地偏向相信蘇傾悅了。

  形勢一下子被扭轉過來,伊芙卻沒有再去理會那兩人,只是低着頭仔細掃視着地上的屍骨。

  眼前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沒有精力也沒有興趣繼續和他們耍嘴皮子,直接用實力打臉不是更有趣?

  只是,她這樣的反應落在蘇傾悅眼裡卻成了無話可說的心虛表現,當下,蘇傾悅柔柔弱弱地拉了拉宋輕揚的手,「輕揚,你別這麼說小師妹,剛剛她那番論斷說得有理有據的,看着也是有真本事的。」

  這話說著像是為伊芙平反,只是那語氣,怎麼聽怎麼像是反話。

  而且,左一句小師妹右一句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