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逆九天》[鳳逆九天] - 第3章 剋星

那一晚他們在山上搜尋了幾圈愣是什麼也沒有碰見。
只是斷定小丫鬟在山頂的湖邊失蹤了。
—————————
胡氏在屋裡着逗孩子玩,「哎,這都兩天了不知道找上奶娘了沒有?」
楊武說,「這不是還有馬奶嗎?
我看這傢伙兒哪像早產的,健康的比正常孩子還要好?
該給她取個什麼名字呢?」
楊武本來也是一介武夫這下在孩子的取名問題上可真是給難住了,這馬夫人走得突然也沒有來得急。
他看了看窗外,張口就來,「就叫『春花』吧!
這,那個春天嗎,像花一樣美麗!
怎麼樣?」
胡氏差點笑噴了,還能不能再俗點。
若是在外邊看見個幾顆酸棗的,說不定會叫紅棗呢。
「哈哈哈~太俗了,這名字不着急,改天讓人給看看。
你說這姓,還要姓馬嗎?
要是孩子以後問起來可不好說?
我看,乾脆讓她姓楊得了?」
楊武曾經也這樣想過,但是畢竟她是馬薩族的後人,「不行,不行,必須得姓馬。」
正琢磨着,外邊有人傳話說是行醫帶着奶娘來了。
楊武跟妻子便上外邊迎接,進來一對夫婦,按照規程,他們看了看小女孩,小女孩也並不排斥,商量了一下錢的事。
奶娘便留下,男人和行醫歇了一會兒也就下山去了。
路上。
行醫從兜里掏出一吊錢塞到他手裡說,「怎麼樣?」
那個男人搖搖頭,「不好說,這個女嬰額頭隆起如圓日,額骨似半月,又聞出現五彩霞光,鳳者也,貴像。
但是時辰和她出生地陰氣太重是凶兆。」
行醫又掏出一吊錢給他,那人微微笑了一下卻順手推開了,「依您看,怎樣才能躲過這凶兆的災難?」
「這我就不知道了。
我只負責給人看相,卻不知道怎樣躲災。
一切皆由天定。
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行醫還想問,但是那人直接轉身也不答話就走了。
行醫站在原地惆望向天,「一切皆由天定?」
百里之外的南王府內。
一群丫鬟在一座宅院里像是趕集似的,「快着點,要是耽誤了齊王妃的事誰都別想活命,快啊~」
進去的一盆清水換成一盆血水的往外端。
「王妃,用力啊,」穩婆在床旁跪着,有勁使不上只能咬牙切齒了,「呼,吸,用力,用力,快了快了。
您再加把勁…」
一個身材雄偉的中年男子坐在凳子上終於耐不住了,「怎麼還不行?
這都半天了,怎麼就這麼難生啊?」
身邊的一位妾室笑了一下說:「王爺,您別著急,坐下喝杯茶。
妹妹平時身子骨嬌弱。
不過有御醫在這兒,您就放心吧。」
屋裡的齊妃依然喊叫個不停,「啊,柯震東你這個混蛋,我不生你非得讓我生,你個混蛋,混蛋,我饒不了你…啊~」
身邊的伺候的人個個都抿着嘴忍着笑,堂堂的一個王爺竟然被一個妃子罵成混蛋,可想而知這個妃子平日里有多受寵。
南王也是忍着,白了他們幾眼,依然不動聲色。
南王站起來又坐下,坐下又站起來,如此往複了N遍終於忍不住了,「不行,我進去看看。」
身邊的妾室慌忙上前攔住說:「王爺,不可,這女人主陰,男人主陽,生孩子是最虛弱的時候。
這要是王爺一進去怕是…」
南王一下沒了辦法,只好又返回到凳子上,重複坐下起立的動作。
「給我派人進去,我要知道裏面的情況。」
突然間屋裡沒了動靜,「王爺?
齊妃娘娘昏過去了。
可能是體力損耗過多,休息兩日就可以恢復了!」
南王騰的一下跳起來,「孩子呢?」
「孩子,呼吸不穩,怕是…」
「一群廢物,我告訴你,別以為你是皇帝老子派來的我就不敢把你怎麼樣,要是孩子有事我照樣取你腦袋。
滾開~」
南王推開他,徑直朝房裡,齊妃昏迷着,身旁的傭人把孩子抱了過來,「王爺?
是個小郡主~」
南王接過孩子,用手探了探呼吸,小小的胸脯起伏不定,孩子竟然也沒有哭喊。
「傳御醫,告訴他,孩子如果有事,讓他提着腦袋來見我。
你們先下去吧。」
南王附身到床邊替她捋了捋頭髮,親昵道:「本王不許你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