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牆冷幽幽穆芊芊》[宮牆冷幽幽穆芊芊] - 宮牆冷幽幽穆芊芊第3章  

宮牆冷幽幽穆芊芊「威武將軍,文才武德平定南疆,朕特封為德妃。」
「德妃?」
穆芊芊猛地抬頭望着金鑾椅上的男人,滿臉震驚。
四年前他說「不愛」的時候,她以為他們之間已經達成了共識,自己要麼做他手中箭,要麼做他解語花,他選了前者。
…祁修容從芷蘭院回來時兒臂粗得龍鳳燭已經燃燒殆盡。
「郡主沒事吧?」
「哼,她能有什麼?」
語氣滿是不屑。
「倒是你受委屈了。
明日定要她過來賠罪。」
說著,祁修容掀開被子,劃開手指幾滴鮮血落在喜帕上,穆芊芊臉色大變,「你這是幹嘛?」
「昨天翻了你的牌子,要是今日喜帕乾淨?
會讓後宮人看輕了你,你的清白我還有什麼信不過的?」
「丫頭,我們來日方長……」祁修容神情曖昧親吻穆芊芊耳垂,穆芊芊低頭呼吸時卻聞到他身上淡淡的芷蘭香。
香味透骨,是極近的距離才能染上的。
穆芊芊皺了皺眉頭,祁修容的吻以從脖子蔓延下來,老道的撩撥讓青澀的對情愛如同白紙的穆芊芊毫無招架之力。
…… 御花園。
穆芊芊迎面撞上幾個妃子。
「大昊是沒人了嗎?
什麼貨色都能選進宮?」
「這麼丑的人,也好意思伺候陛下?」
…… 「德妃娘娘好歹也為大昊鐵血沙場,各位說話何苦這般難聽!」
葉芷蘭假山後走來,朝穆芊芊施禮,「娘娘,芷蘭前來請罪。」
「無事。」
穆芊芊朝葉芷蘭點點頭,擦身而過。
突然,假山上懸着的石頭倒下,轟地一聲砸向容妃。
穆芊芊聽到動靜,立時回頭運轉內力飛奔過來。
然而還是遲了一步,容妃和她背後的丫鬟都被壓在假山下面,鮮血迸濺,葉芷蘭也受到波及擠入荷花池,場面一片混亂。
「芷蘭。」
正巧走來的祁修容跳進荷花池,將凍得瑟瑟發抖的葉芷蘭了起,滿臉怒容,「到底怎麼回事?」
「陛下,假山上的懸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