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宴惜花芷大婚》[顧宴惜花芷大婚] - 顧宴惜花芷大婚第4章  第4章(2)

會一下就摸出來裏面藏了東西的那種,聽得明白嗎?」
幾個婦人對看一眼,點頭。
「立刻就做,多叫些人分着做,最多只有一個時辰。」
幾人趕緊忙活開了,有了事情做她們也不再那麼慌。
「拂冬,你去找幾張油紙,把銀票包嚴實,等會要縫到衣服裏面去的,銀裸子也都清出來,全縫進衣角里。」
「是。」
「抱夏,你去一趟楚家醫館找楚大夫,從他那買一些藥丸藥膏,具體要買些什麼你和楚大夫商量着來,只有凍瘡膏一定要記得多備一點。」
「是。」
花芷回頭看向祖母,「祖母,您寫封信給祖父,您最了解他知道該怎麼勸,不能讓祖父泄了勁。」
老夫人眼神緊緊的盯着她,「你打算讓誰去?」
「我去,其他人去我不放心,得讓花家的男人們知道我們都好,會在這裡等着他們回來,徐管家,我需要一匹馬。」
「大姑娘放心,小的能弄來。」
花柏林抓住姐姐的手,「姐姐,我去,我騎術比你好。」
「我得去一趟。」
花芷並不多做解釋,「你照顧好家裡。」
花柏林從小粘着姐姐,聽過姐姐無數的故事,偷偷翻過姐姐寫的手札,見過姐姐帶着四個大丫鬟做各種好吃的,教她們他所不知道的東西,也見過姐姐不同於在外人面前的端莊,自在悠閑的模樣,他信任對任何事都遊刃有餘的姐姐,也相信她說的每一句話。
所以他問出了心裏最大的擔心,「姐姐,父親……還回得來嗎?」
「回得來,咱們花家的男人都回得來。」
擲地有聲的回答讓花柏林心安,也給了其他人力量,祖母讓蘇嬤嬤扶着她起身,「我就這去寫。」
花家正是惹惱君王的時候,花芷不敢再多做什麼,其他人也說要寫信的時候她都否決了,只是送點衣物之類的想來皇上就是知道了也交待得過去,信給多了惹眼,她也擔心婦道人家寫了不該寫的東西落到有心人手裡,那才是花家的滅頂之災,現在的花家經不起一丁點的風吹草動了。
一個時辰很快過去,徐管家牽着馬等在後門。
大夫人看着穿着利索的長女嘴巴張張合合,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不讓她去?
怎麼能不讓她去,夫君走得匆忙,連換洗的衣物都沒有,更不用說厚實的衣裳,就穿着那一身單薄的夏衣只怕人剛到那就得病倒。
可讓她去……芷兒的騎術就是在自家莊園裡學的,平時單獨出門的機會都沒有,更不用說走遠路,這要是走錯了路或者遇上什麼歹人……花芷這會也顧不上寬慰她娘,指揮人把東西分開打包,平攤了份量也就不重。
身上背了好幾個包裹,馬背上又安放了不少,花芷翻身上馬,看着下面殷殷看着她的數雙眼睛道:「等我回來,柏林,如今家裡你是長兄,要照看好長輩和弟妹。」
「我會的,長姐。」
大夫人終是忍不住上前一前,「芷兒……」「娘,我會儘快回來,安心,什麼事都不會有。」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