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修士的紈絝生活》[寒門修士的紈絝生活] - 第1章 天道何其不公(2)

便是太乙宗至高功法《太乙金身》也有所不及。

狂喜之下宗門少主便要去取那《萬衍大乘訣》,怎料記載《萬衍大乘訣》的古書已經在千百年中誕生了模糊的靈識,憑空而起躲閃逃避。

趙重樓等隨同宗門少主尋寶的弟子,急忙圍追堵截那亂飛亂闖的《萬衍大乘訣》。也不知是慌不擇路還是怎地,在圍堵之中古書竟然化作一道白光,一下鑽入了趙重樓的身體。

宗門少主暴怒之下,立刻率人押解着不知所措的趙重樓離開秘境,回到了宗門。

太乙宗的宗主和幾大長老、供奉輪番出手,將趙重樓折磨的不成人形,最後只得出了一個結論:《萬衍大乘訣》已經和趙重樓的神識合而為一,無法傳承他人,只能由趙重樓一人修鍊。

若趙重樓只是一介散修野仙,得了這《萬衍大乘訣》對他來說就可謂是一步登天,潛心修習百年後足以位列修仙界頂尖人物。

可壞就壞在了趙重樓是宗門的人,修仙界宗門有一條不成文的規矩,若是寒門出身的苦修者得到了大機緣不能剝奪,便需滅殺。蓋因寒門苦修之人一經得勢,很容易想要清算自己在宗門承受過的苦難和不公,輕則給宗門帶來一定損失,重則直接導致宗門覆滅。

更不用說,太乙宗為了嘗試將《萬衍大乘決》從趙重樓身上剝離出來,對他使出了種種非人的摧殘手段,因此太乙宗絕對不會留下趙重樓這個潛在的禍患。

剛剛宣布了要將趙重樓置之死地的宗門長老,見趙重樓只是垂首不語,回頭看了一眼坐在上首的宗主,太乙宗宗主只是眯着眼睛擺了擺手。

「刑司執法弟子何在,即刻將外門罪徒趙重樓押往誅佞台,執行刑罰!」長老唱喏一聲,立刻有刑司負責執法的內門弟子走上前來,解開了紫金混元鏈在大殿地板上的鎖扣,然後將趙重樓向外拖去。

過往數十年的人生經歷,在趙重樓的腦海中如走馬燈一般變換着。自幼凡人生活的清苦、枯燥,踏上修仙之途只有短暫的興奮,而後就是因為寒門出身帶來的艱辛修鍊,相比凡人時的生活清苦枯燥不僅有過之而無不及,還多了厚重如山的困頓。

這一刻,趙重樓才猛然間意識到,原來自己這一生過得如此不堪、壓抑。

我,不甘心!恨!恨!恨!

趙重樓心底發出了無聲的吶喊,這使他短暫的回過神來,注意到自己已經被牢牢的捆綁在了誅佞台的行刑架之上。

刑司的一名弟子將手中的一件盤狀法器放入了誅佞台石質地面的凹口中,只見整個石台上瞬間爆發出了奪目的紫色光芒,而天空中眨眼便陰雲密布,一道道紫電如蛇蜿蜒扭曲,低沉的雷聲隨即隆隆不絕。

「天雷誅佞,落!」四名刑司執法弟子手掐法訣,齊聲喝道。

只見一道如水桶粗細的紫色奔雷自雲中射出,一剎那就劈在了趙重樓的身上。

撕裂三魂七魄的劇痛,讓趙重樓渾身的青筋都根根綳起,隨後,便是無盡的混沌襲來。

「如有來世,我當不求長生不問仙途,只肆意人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