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修士的紈絝生活》[寒門修士的紈絝生活] - 第3章 銅皮鐵骨

趙總督家的二公子是神童的消息不脛而走,這讓趙武很是得意了一陣,趙夫人和趙家上下也對趙重樓寵愛有加。

但等到趙重樓長到三四歲許,趙武和趙夫人就開始頭疼了。蓋因這位趙二郎不知是不是孫猴子轉世,聰明伶俐之餘卻也歡脫的過分,每天都把總督府攪的雞飛狗跳,原本只是有些活潑的俞晴,也被這個猴精一樣的弟弟帶壞,經常一同調皮搗蛋。

整個趙家上下,從趙武、趙夫人到僕婦馬夫,全都被趙重樓整蠱過。而趙家大公子趙青山,更是趙二郎整蠱的重點對象,什麼茶碗里換墨汁,房門上放水盆,這都是基本操作了,每隔月旬還會有些重頭戲上演,搞得趙青山苦不堪言,乾脆就躲在書院里不回家,一心準備科舉考試了。

但縱使如此調皮搗蛋,趙重樓也會有很安靜的時候。趙家人發現,趙重樓時不時就會獨自去往後花園假山之上的僻靜之處,獨自一人默然而坐,或觀日出,或看夕陽,或品細雨,或鑒雪落,彷彿這自然萬物的變化,讓趙重樓心有所悟,不僅使大人們嘖嘖稱奇。

本以為趙重樓頑劣是頑劣,但有這般體悟天地的心性,應該也是個讀詩書做學問的好苗子,所以趙夫人早早就開始為趙重樓物色兩江省的鴻儒大家做老師,而這些飽學之士也是十分樂意給一名神童弟子教授學識,畢竟將來不小心考了個狀元榜眼探花之類的,當老師的也是跟着名揚天下。

怎料趙重樓對於讀書學習之事抗拒的緊,每每提及要讀書,這趙二郎就紅了眼睛綠了臉,一溜煙跑沒影,被抓住之後甚至不惜絕食以拒之,總而言之就是死也不學。從五六歲開始,折騰了足足有百十次,最後趙夫人見他實在無心向學,又確實寵溺幼子,便也就聽之任之隨他去了。

對於趙重樓,趙武倒是另有想法。大兒子趙青山年前赴京趕考,已然在殿試高中榜眼,加之趙家有着高門豪族的背景,當今皇上便欽點了趙青山前往六部之首的吏部任職,要不了兩年,一個吏部侍郎是跑不了。若無意外,有趙家資源的支持,趙家大公子最終任吏部尚書甚至位列相輔也非難事。

而趙武這個兩江總督,卻可算得上是文武雙全,不僅文能治理梁國最富庶的兩江之地,當年也是率領兵馬征討過西北邊陲,擊敗過來犯蠻族二十萬大軍的,當真可以稱一句文治武功。

既然大兒子繼承了自己的文治,那乾脆就讓小兒子繼承武功也不錯。

趙重樓打小活潑好動,又有府里肉食蛋奶的供養,根骨必是極強健,想來習武的路子是更適合這趙二郎。況且趙家在朝中遍布故舊,在軍中也是頗具威望,若是將來從軍,不說以武勛封王侯,柱國大將軍的位置總歸謀取的到。

所以,當趙夫人已經放棄了給趙重樓找大儒名師,準備讓自家二兒子以後當個富貴閑人的時候,趙武已然悄悄的開始在府內高手供奉和府外武林名宿中給趙重樓遴選師傅了,想來以兩江總督的身份相求,整個梁國武林也沒有哪位宿老會不開眼,拂了趙家面子。

時光如白駒過隙,一晃趙重樓已經九歲了,但這一日,他卻作出了一個讓趙家上下哭笑不得的「好事」。

「哎哎,聽說了嘛,咱總督大人家的二公子,去怡紅院找姑娘。」依然是潁州城街角的茶棚,但說話之人卻換成了一名偷懶吃茶的府衙幫閑。

「這有甚麼好稀奇,達官顯貴的子弟,哪個不狎妓吃花酒。」一名風塵僕僕的游商正巧也在歇腳,便湊過來說道。

那幫閑撇撇嘴:「嘿,一看你就是外來人,不知道咱趙總督的二公子,今年方才九歲。」

「才九歲就去逛窯……」游商大吃一驚,話都未敢說全。

如此這般討論趙家二公子去怡紅院的場景,在潁州乃至整個兩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