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修士的紈絝生活》[寒門修士的紈絝生活] - 第4章 萬衍大乘訣(2)

下一刻,他就後悔了。

《萬衍大乘訣》此功,竟是一部無字天書。趙重樓雖是寒門修士出身,但在修仙界幾十年,對無字天書類型的功法也是略有耳聞,畢竟這種功法的存在完全是傳說。

整個修仙界,從執牛耳的一寺一殿三門,到太乙宗為代表的一流宗門、二流宗門,直至最底層的散修結社,近一千年來沒有任何一個宗門或者個人見過無字天書功法,而關於無字天書的傳說,有據可查的線索至少是abc 年前了。

都說修行無歲月,仙人壽同天,可修仙界里真正能跨越千年壽元的也不過就是那幾個如雷貫耳的老妖怪而已,其中還包括一個叫韓老魔的千年老怪,修仙界人人談之色變。

所以縱觀前世今生abc 年,趙重樓也是唯一個活着見到無字天書的修鍊者了。

正是因為沒人見過無字天書,也沒人能對其說出個一分一毫,可眼下趙重樓卻是實實在在體會到了無字天書功法的玄奇之處。

尋常功法,需要閱讀功法內容再體悟修鍊。而如《萬衍大乘訣》這無字天書功法,根本沒有記載任何文字內容,而是將創造功法之人的體悟化作一縷道心,趙重樓的心神在觸碰《萬衍大乘訣》時,就已然開始了對那道心的融合。

融合者必須完全感悟參透道心,方能結束這個過程,而以趙重樓前世修鍊的經驗來看,體悟少則月旬,多則十數年甚至數十年,搞不好自己這一世的一輩子就搭進去了,這也是他後悔好奇觸碰《萬衍大乘訣》的原因所在。

但既已開始,趙重樓也只能硬着頭皮堅持下去。好在他前世忍受過漫長歲月的苦修生涯,很快就進入到了忘我參悟的境界。

不知過了一息還是一千年,趙重樓猛地睜開了雙眼。

入目可見的,是守在床邊垂淚不已的趙夫人。看着趙夫人用錦帕擦拭一雙紅腫的眼睛,趙重樓心頭湧上一種莫名的感動和心酸。

再往旁邊看去,俞晴已經趴在屋內的八仙桌上睡著了,眼角還留着淚痕。

桌上已經掌了燈,外面的天色漆黑,應該是入夜了。

趙重樓感到自己嘴裏有些又澀又苦,想來是在昏迷的時候,郎中已經來診治過,又煎湯藥給他喂下去了。

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但看趙夫人和俞晴的樣貌並無大變化,想來應該也沒過幾日。

「二郎,二郎你醒了!」趙夫人這會兒放下錦帕,注意到趙重樓睜開了雙眼,喜極而泣的喊了出來。

砰的一聲,兩扇屋門被人用力推開,趙武疾步走了進來,看這位兩江總督臉色蒼白的樣子,也知他是有段時間沒有好好用飯和休息了。

「二郎,你可醒過來了,為父悔不該……」趙武說到這裡,哽咽的說不下去,只是緊緊的握着趙重樓的手。

「弟弟,弟弟!」旁邊被驚醒的俞晴撲到趙重樓被子上,一個勁兒哭着喊他。

隨着昏迷三日的二公子醒轉過來,總督府里鬧鬧哄哄的折騰了小半時辰,趙夫人這才以讓趙重樓好好休養的名義驅散了所有人,只留下兩個最靈巧仔細的丫鬟守夜照料。

夜深人靜,趙重樓躺在床上卻毫無睡意,心中一會兒是莫名興奮,一會兒又是患得患失。

《萬衍大乘訣》已經初步參悟,此前自己銅皮鐵骨的體質確實是得自這部功法,眼下隨着功法的參悟,身體素質已然更勝一籌,說刀槍不入、水火不侵、百毒不蝕都是謙虛了,恐怕就連用於攻城的大炮巨弩都傷不了趙重樓毫釐。

真正的好消息還在後面,《萬衍大乘訣》是一部得自天地日月星宿運行體悟的玄妙功法,最厲害之處就是,在築基之後它可以生生不絕的自行誕生出靈氣來,這就使得趙重樓在此方天地中修鍊也成為了可能。

至於築基之前的修鍊,也不需要攝入靈氣,但卻必須藉助男子自身的元陽。

沒錯,這就是說,趙重樓如果要築基,就得重新開始——練童子功。

就算《大衍萬乘訣》築基所用的童子功比尋常精妙百倍,趙重樓估摸了一下,也至少需要修鍊十年才能觸碰到築基的門檻。

十年啊!要知道在梁國,富貴人家的男子十五歲便可以娶妻納妾了,有些不知節制的甚至十二三歲就已和貼身丫鬟初嘗人事。

到底要不要修鍊《萬衍大乘訣》,趙重樓一時間真是糾結不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