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修士的紈絝生活》[寒門修士的紈絝生活] - 第5章 且做逍遙郎

不知不覺間,又過去了數日。

趙重樓只是因為參悟《萬衍大乘訣》才昏睡了三日,身體並沒有任何問題,但趙武和趙夫人說什麼也不許他立刻下地,又讓他在床上躺了一陣子。

直到潁州城內最有名的幾位老郎中都以自己的性命和行醫幾十年的名聲擔保,趙重樓的身體確實已然無恙,被「躺刑」折磨得了無生趣的趙二公子才被允許下床。

當然,這些天趙重樓也沒有白躺着,他想明白了一件事:反正現在自己年齡還小,一時半會兒也不會丟失元陽,練不練《萬衍大乘訣》的事,完全可以先放下,且做一陣子逍遙閑人。再過幾年若還放不下修鍊之心,那再開始練習童子功築基不遲。

一想到練習童子功要承受的苦楚煎熬,趙重樓不由得渾身抖了幾抖,向道之心又弱了幾分。人就是這樣,出身貧寒一無所有的時候可以狠下心承受各種痛苦以搏個未來,但反過來一出生便盡享富貴,便斷難為了縹緲的長生之路隨便放棄眼下錦衣玉食、逍遙快樂的活法。

或許,有什麼辦法不用通過練習童子功,也能強化自身元陽,進而築基再踏仙途?

趙重樓這樣胡亂想着,雖然在一方沒有修鍊者的世界,尋求一種取巧的修仙之法太過不可思議,但天大地大,誰又能保證不會有這種可能性呢?

想到這裡,趙重樓暗暗下了決定,日後要藉助趙家的勢力和資源,多多留意這方面的消息。

暫時放下了是否修鍊《萬衍大乘訣》的心結,趙重樓心下輕快了許多,又恢復成了那個無法無天,逍遙霸道的趙家二公子。

自打趙重樓七歲上,趙武將西域守邊老部下進貢來的一隻藏獒送予他,他就喜歡上了帶着「惡犬」、「惡仆」到潁州城中開展「惡少遊街」的活動。只不過趙重樓這個惡少,從來不會欺負老實良善的百姓,反而會懲惡揚善,專門打擊城中的潑皮惡霸。

要說潁州城中哪個潑皮惡霸沒被趙二公子家的狗咬過,又或者沒挨過趙家僕人的棍棒拳頭,那他絕對是潁州潑皮惡霸界的無名之輩。也正是因為趙重樓沒事就以毆打城中這些作惡之人作為消遣,連帶着整個潁州城的治安都好了許多。

到了後來,俞晴也覺得這惡少遊街的戲碼十分有趣,時不時的也加入進來,只可惜敢在這對姐弟面前觸霉頭的壞人越來越少,後來十次遊街倒有八九次是無功而返了。

因為上次參悟《萬衍大乘訣》的事情,趙重樓在總督府里憋了六七天,剛被允許下床,頭一件事就是吩咐僕人牽來自己那一身黑亮毛皮的藏獒大黑,要去城中逛逛。

還沒出府門,俞晴也湊了上來要一同去街上散心。趙重樓知道如果自己不帶上她,免不了又是被這個便宜姐姐來一通掐腰扭耳朵,雖然一個十三四歲女孩的手勁對他這糙皮厚肉來說連撓痒痒都不算,可多少有些丟面子啊。

再者,趙重樓還真挺願意和俞晴黏在一起的。俞晴打小就是個美人坯子,隨着年歲漸長,出落的越發秀麗嫵媚,原本平坦的身段也似露角小荷,開始顯現出少女特有的柔美曲線來,雖稱不上**,但別有一番風情。

趙重樓知道俞晴和自己沒有血脈關係,這一世他本就想娶上十個八個美女,享盡世間的美好。都說兔子不吃窩邊草,可趙重樓心下早早就決定了,肥水不流外人田,陪伴自己一起長大的俞晴必須是自己未來的妻子之一,他不能忍受姐姐嫁為他人婦。

因為有了這份賊心,所以趙重樓經常會藉著玩鬧的機會,碰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