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修士的紈絝生活》[寒門修士的紈絝生活] - 第5章 且做逍遙郎(2)

俞晴的耦臂,甚至抱抱她的纖腰,惹得俞晴面飛紅霞,拿粉拳伺候。

趙重樓兩世為人,自是看得出俞晴對於這種親密接觸是七分羞三分惱,知道這位總督府的大小姐對自己亦是有暗生情愫,所以賊膽也越發大了起來。

這不,應下俞晴一同出府逛街的要求後,趙重樓很自然的就拉起了俞晴的玉手向外走去。這不是俞晴第一次被趙重樓握住柔夷,但仍不由的心下小鹿亂撞,就這麼讓他拉着走出了總督府。

扭頭看了一眼身後被牽着,像小媳婦一樣乖巧的姐姐,趙重樓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神色,朝着潁州城中人流如織的金光橋走去。

說起這金光橋的得名,是因為潁州城有一條穿城而過的河流,在這金光橋下正匯成一潭池水,夕陽西下之時,橋下池水在微風中泛起微波,映着夕陽泛起潾潾的金色波光,炫麗美妙引人駐足,故而其上的石橋便叫做了金光橋。

因為有這等盛景吸引大量遊人前往,連帶着金光橋周圍也熱鬧起來,久而久之橋頭的街道也成了潁州城內十分繁華的所在,喚作金光街。趙重樓喜歡去熱鬧的地方,金光街就是他常去的地方之一。

去往金光橋的路上,一路遇到的無論是城中平頭百姓,還是商賈攤販,又或衙役幫閑,所有人都對趙重樓敬畏有加,或默默給趙家二公子避讓開道路,或躬身向他問好。對於有頭面的人物,趙重樓也會微微頷首示意。

在這天高皇帝遠的梁國富庶之地,總督趙武就是這裡的天,說趙重樓是潁州城乃至兩江省的小皇帝也不為過。

眼見日頭西沉,街兩邊的一些商鋪門市已經開始陸續的掛上了燈籠。兩江省本就是梁國一等一的豐饒所在,潁州城又是兩江治所,匯聚了兩江最有權勢和最富庶的人家,城中商事興盛,商鋪如雲,就算入了夜也會繼續開門做生意,好一派熱鬧繁華的景象。

尤其到了金光橋和金光街附近,遠遠看去,各家商鋪燈火通明,泛紅的燈籠倒映在池水中,別有一番景緻,整條街道甚至比白天還熱鬧了幾分,令外地來此遊玩的文人騷客流連忘返。

趙重樓路過街邊的一處水果攤,隨手拿個蘋果吃了起來,身後的家僕則是向攤主拋了一枚銅錢。趙重樓雖然自詡是紈絝公子,卻也不會白拿這些街邊小販的東西,反倒是對城中那些頗有家底的老闆們,趙二公子時常會白吃白拿,完事還得讓對方賠笑恭送,這也算是另類的劫富濟貧了。

「你怎麼不給我拿一個!」俞晴看到趙重樓自顧自的咬着蘋果,小嘴頓時嘟了起來。

「喔,你也沒說你想吃啊。來,咱來一起吃吧。」趙重樓說著,把咬了幾口的蘋果遞到俞晴眼前,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朝向俞晴櫻桃小口的卻是他咬過的地方。

「你,哼,我不吃了。」俞晴見狀,羞的臉蛋都變成了粉紅色,這要是一口咬下去,豈不就是……

趙重樓哈哈大笑一聲,愈發享受這種調戲自家姐姐的樂趣了。

未幾,姐弟二人來到金光街上,俞晴反手拉住趙重樓的手腕,用好似撒嬌的語氣道:「我聽說恆盛布莊新到了一批上好的綢緞,你陪我去挑幾匹?」

趙重樓最怕陪人逛街,饒是俞晴看向他的眼波流轉,也把頭搖得如同撥浪鼓一般:「我可不去,你帶着趙有、趙福他倆去吧,我到金光樓點上一桌好菜等你。」

言罷,不等俞晴再說什麼,就趕緊撒丫子往金光樓快步走去,只留俞晴氣的直跺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