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修士的紈絝生活》[寒門修士的紈絝生活] - 第7章 姜小婉

金光樓頂層,景緻最好的雅座上。

一襲白衣的夏侯和手搖摺扇,正滿面春風的指着樓下金光池道:「表妹,快看那裡,千百盞燈籠映影水中,真是人間美景啊。」

女扮男裝的姜小婉坐在旁邊,神色有些不安的說:「表哥,咱們剛才那樣硬搶別人的位置,還將別人打下樓去,會不會太過分了。」

夏侯和不以為意的一揮手:「區區一群紈絝,酒囊飯袋罷了,表妹何須掛心?再說你剛才不是和為兄一起痛打了這些廢物嘛。」

「之前在家的時候,姑丈就說過,行走江湖要凡事留一線,切不可過於高調,剛才表哥你的行事實在太過霸道了些。我也是看對面人多勢眾,怕表哥你吃虧才出手的。」姜小婉皺着眉說道。

「哼,我爹還說過,武林兒女行走江湖當快意恩仇呢。」夏侯和聞言撇撇嘴,接着目光有些熱切的看着姜小婉,「表妹,你不是一直念叨着要好好欣賞一番金光橋的夜景么,現在我為你奪來了這最好的觀景位置,你來這邊瞧……」

說著,夏侯和就伸手想要攬過姜小婉的玉肩,姜小婉不動神色的錯後一步,閃過了自家表哥不懷好意的手。

最近這兩年,姜小婉已經越來越清晰的感覺到了夏侯和對自己的男女之情。

夏侯家的長輩似乎也有意撮合兩人,這一次讓姜小婉男扮女裝和夏侯和一起到兩江省給世家故友送信,表面上雖然說是讓兩個年輕一輩到江湖歷練見識一番,但更重要的目的就是給兩人創造單獨相處機會。

姜小婉從小沒了父親,打五歲起便和母親一直託庇在夏侯家,至今已有十年,與夏侯和也算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

考慮到自己和母親的處境,再加上對夏侯和也算熟絡,姜小婉原本對於夏侯家想促成兩人好事的想法沒有那麼抗拒,所以才半推半就的與夏侯和一起來兩江省跑了這趟的腿。

但夏侯和似乎覺得姜小婉已是自己的囊中之物,這一路來越來越僭越男女之防,愈加輕薄。

不僅時不時想碰觸姜小婉的身子,更有兩次在打尖歇腳的客棧里,夜深三更找借口去敲姜小婉的房門。

今天為了討好姜小婉,夏侯和又跑到金光樓上強搶了一群潁州紈絝公子的雅座,還不知是否會有後患。

自家表哥這等急色和魯莽的行為,越來越引起姜小婉的反感,但她又不敢太得罪夏侯和。

正當姜小婉腦中飛速思索着,找些什麼話頭岔開夏侯和的注意力時,卻聽樓梯上一陣踏踏踏的聲音,顯然是有不少人上樓來了。

這,莫不是剛才被打的那群人尋了援手,報復來了吧?

姜小婉的心一下懸了起來,夏侯和眯起眼睛,甩開摺扇輕輕搖着,但神色也有些游移。

兩人盯着樓梯口,卻見樓梯口最先竄上來一隻像小牛犢般的黑色大狗。這大狗身一身黑毛,目露凶光,顯然頗具攻擊性。正是趙重樓的愛犬藏獒大黑。

藏獒乃是西北乃至天下第一等猛犬,一餐要食肉數斤,尋常藏民人家都豢養不起,在西北之外的地方鮮有人知,更沒幾個人見過。

姜小婉和夏侯和正對大黑驚疑不定時,這黑色大狗後面跟着走上來了一名十歲上下的男童,頭戴紫金冠,身穿綾羅雲紋長袍,腰系五扣玉帶,手牽獒犬,端的富貴逼人。

接着又走上來一群人,正是被夏侯和、姜小婉兩人打下樓去的那群潁州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