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愛盛寵:妻途曼曼》[久愛盛寵:妻途曼曼] - 第二章 為什麼要娶我

看着焦曼一臉受傷的樣子,顧豐冷冷一笑,一雙桃花眼邪氣四溢,他驀然逼近焦曼,在焦曼的耳邊輕聲說道.

「怎麼,後悔嫁給我了?
晚了,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對、待、你的。」

他特地加重了語氣,一字一頓地說出了好好對待這四個字,任誰都聽出其中的歧義。

焦曼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只感覺到刻骨的寒冷。
看着眼前滿臉仇恨的顧豐,她不由得害怕得退後了一步,「不,你這個惡魔。」

顧豐再度上前一步,高大的身形壓迫着焦曼,「我惡魔?
焦曼,你別裝了,你的心可比我狠一萬倍,你忘了我哥是怎麼死的了嗎?
是你,是你焦曼害死的,現在又來裝什麼好人。」

被戳中傷口,焦曼的臉驀然一白,她捂住耳朵,尖叫道:「不,不是的,我沒有害死大哥,我沒有……」

她真的沒有想害死顧策,她也不知道怎麼就發生了這種事情,為什麼所有人都說是她害死了顧策,她真的沒有。

那尖叫聲吵得顧豐頭疼,他一臉不耐煩地打斷了焦曼,「閉嘴,我不想再聽到你的聲音。」

「穆少,我……」

「你也給我滾。」
顧豐現在哪有心情理女子,女人被他那猙獰的面孔給嚇到了,捂着臉哭着跑了出去。

勉強定了定神,焦曼顫抖着問出了心裏的疑惑,「既然你這麼討厭我,為什麼要娶我?」

顧豐猛地回頭看向焦曼,嘲諷地說道:「焦曼,請你搞清楚,是你一直想嫁給我,是你千方百計拆散了我和焦倪,不然你以為我會想娶你嗎?」

「我沒有……」

「夠了,我不想再聽你解釋。」

顧豐爆喝一聲,打斷了焦曼的話。
暴躁地上前拉過焦曼的手臂,將她甩在床上。
然後從背後俯身壓上焦曼,快速解下了兩人身上的褲子,在焦曼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腰間猛地一頂。

「啊!
好疼啊,你快出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