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爺,夫人馬甲又驚艷全球了》[九爺,夫人馬甲又驚艷全球了] - 第6章 懲罰楚雪

第6章 懲罰楚雪 夜,楚家。 今晚不適合留宿在外面,還是要回楚家。 楚家門外,她按了好久的門鈴。 月亮被烏雲遮住,不一會兒,下起了瓢潑大雨,楚月一瞬間被淋成了落湯雞。 一個身影走了出來。 是賈叔。 賈叔站在楚月門前,給楚月開了門,抱歉笑道:「二小姐,實在不好意思,這麼晚才過來給你開門。」 楚月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不在意的勾了勾唇,在月色下,即便是淋了雨,髮絲貼着臉頰,都透着驚人的美。 「沒關係。」 就算是他不來開門,她也有辦法神不知鬼不覺地進去。 二樓客廳落地窗前,楚母曹穎欣和楚雪同看到了楚月。 楚雪看着楚月那張漂亮得過分的臉蛋,眸中透露着濃濃的妒忌。 楚雪走到了曹穎欣面前,委屈焦急地喊了一聲,「媽!」 她今天被楚月欺負狠了,現在只盼着曹穎欣幫她作主。 曹穎欣回頭,溫柔地摸着她的頭髮,慈愛道:「乖,媽會給你做主的。」 楚雪委屈地扁扁嘴唇,然後「嗯」了一聲。 她聽到開門聲,眼底閃過一抹毒辣。 兩人下樓。 曹穎欣走到楚月面前,身後跟了一個女傭,一個洗澡盆放在楚月面前,裏面還扔了一條毛巾。 曹穎欣厭惡地瞅着楚月,「淋成這樣回來幹什麼?洗乾淨再上樓!」 說完,人就坐在了沙發邊,一邊喝着茶,一邊打算看好戲。 楚月盯着她,又盯着面前的洗澡盆子看了一眼,只覺得屈辱在她的身體里不斷的流淌着。 「我上樓會洗,不麻煩你準備。」 話落,人已經走上樓梯。 曹穎欣氣得人一下子站了起來,盯着楚月的背影,厲吼道,「死丫頭,你給我站住!」 楚月不受威脅,繼續上樓。 「你在學校就是那麼欺負你妹妹的?我怎麼生了你這麼一個沒教養的女兒!」 楚月忽然停了下來,這個時候,她深深的為原主感到悲哀。 她怎麼會有這樣一個母親? 同是親生的,命運卻是截然不同。 楚月冷哼了一聲,冰冷的眸光落在曹穎欣的身上。 「你還記得我是你女兒啊?既然記得,不如去調查一下事情的經過再來找我。」 「你……」 曹穎欣被氣得坐在了沙發上。 懶得理這對奇葩母女,楚月回到了卧房。她剛洗了澡吹了頭髮,坐下來準備喝水的時候,警覺的發現杯子被動過了。 門外有一絲動靜,她美眸一轉,勾唇冷笑,拿起杯子喝了下去。 夜色漆黑。 卧室里的燈已經關了。 卧房的門忽然被打開,楚雪拎着一根棍子從外面進來,她鬼鬼祟祟的到了床前,盯着那張床,眼中透着毒辣。 「小賤人!受死吧!」 一棍子接着一棍子狠狠砸在床榻上。 楚雪打了一會兒,發覺不對勁,怎麼沒有人的慘叫聲? 她好奇的打開了床頭燈,上前掀開被子,卻發現裏面根本沒人! 就在她疑惑間,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楚月嚇得驚了一瞬,剛回頭,還沒看清面前站着的是什麼人,脖子一同,整個人就暈了過去。 楚月找了麻袋,把她裝了進去,拖着走出楚家,打車到了雲京校外。 她冷笑一聲,三下五除二就把楚雪身上的衣服全都扒了下來,只剩下了貼身衣物,拿出準備好的麻繩,拴着楚雪,把她輕鬆的掛在了樹上。 看着樹上面晃蕩的人,楚月冷笑勾唇,明天早上這場大戲唱起來才有意思。 她拍了拍手上的灰塵,雙手插在褲兜,轉身悠閑的離開了。 翌日清晨,還有半個小時上課。 雲京高中的學生已經陸陸續續到了,他們一進校門,就看到讓人瞋目結舌的一幕。 「天吶!政教處前面那棵樹上是不是綁了個人!」 「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