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穿成白月光後男主黑化了》[快穿之穿成白月光後男主黑化了] - 《快穿之穿成白月光後男主黑化了》第10章 清貧校草的白月光10

烈日已經高掛,窗外的陽光灑在床上 ,西洛醒來時有一瞬的恍惚,隨即清醒過來。

不知道昨晚時安什麼時候離開的。

她這麼想着,一頭濃密的長髮因為睡覺早已變得凌亂,好幾綹髮絲糊在了她的側臉,耷拉堆積在肩膀,捂着有些熱,和不舒服。

西洛習慣性抬手去順頭髮,耳邊卻傳來一陣嘩啦,清脆的鐵鏈碰撞聲,她這才發覺手腕上多了一層陌生的觸感。

垂眸,手腕上多了一個精美的金鐲子,空中一條細長、泛着金光燦燦的金手鏈映入眼帘。

手鏈的一頭連接着她手上的鐲子,鏈條最末端則和床頭的鐵架完美的嵌在一起。

西洛有些茫然,不知道這是床最初就自帶的「功能」,還是這幾天房子改造的同時,時安一併叫人改造焊上去的。

但不管哪一個,慘的都是她。

被鎖住帶來的驚異讓她微微有些心悸。

她抬手摸了摸,試圖看能不能自己摘下來。

但金色手鐲早已不知不覺中帶上了她體溫的溫熱,彷彿也和她這個人融為了一體,她根本取不下來。

西洛心頭咯噔,更加沉重,時安在想什麼,她完全猜不透。

突然,心裏頭年少曾經看過的,關於病嬌黑化男主的小說突然開始攻擊她。

小黑屋元素三件套——手銬、牢籠、地下室,手銬現在是有了,不過,不是吧…

不能吧…不可以啊!

越想西洛心裏越是害怕,怕時安真的和那些書里一樣,連忙從枕頭下翻找出手機,準備好好「質問」時安,他到底是什麼個意思。

相機咔擦一聲,她將自己手腕上的手環和鏈條一併拍下,發送成功給時安。

「你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要把我鎖在床上!」

不過剛發過去,她就覺得自己語氣稍微有些重了,她現在是犯了錯、寄人籬下的那位,不應該這麼「理直氣壯」,而且鎖在床上,貌似有點怪、和澀。

剛準備按下撤回鍵,時安就回她消息了。不過內容牛頭不對馬嘴,將她的質問忽略了個徹底。

「我馬上到家了。中午煲了你最愛的湯。」

這邊的時安,正在回家路上,看到照片他輕笑了聲,手指在屏幕上輕觸——

「照片保存成功」。

鎖鏈襯着她的手更加纖弱、柔弱無骨似的,很容易讓人升起暴虐意,想將之折斷。

隔着屏幕摩擦着,時安讓司機加快了速度。

此時的西洛,想去洗漱也離不開床,鏈條的長度剛好只能覆蓋整個床的範圍,再多一點都沒了。

這下的她,像是被浪潮衝到海灘、困在水窪里的魚兒,逃不出,失去了人身自由,只能等時安來解救她。

在等待中,她又看完一個視頻後,房間門口,把手轉動的聲音,時安回來了。

她趕忙放下手機,縮着腦袋將頭埋在被子里,裝作抑鬱難過的樣子,等着時安來哄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