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神明她是只面癱狐狸》[快穿之神明她是只面癱狐狸] - 第1章 九璃

作為一隻混元天狐,早在盤古還未開闢天地之時,她便已經存在,她沉睡於這混沌天地之中,與她相伴的,是一個長得很是俊俏可愛的銀髮少年,以及一隻黑色的毛絨絨的糰子。

在盤古開闢世界後,天狐睜開了她的眼睛。

一雙紫色的狐狸眼深邃神秘,在她眼底深處時不時有銀河閃爍,在她的瞳孔深處,仔細觀察便能發現她的瞳孔和少年的圓形瞳孔不同。

天狐的瞳孔是一輪玄妙的星盤,每當她輕輕眨眼,星盤旋轉之際,世界的都會發生不同的磁場變化,從而影響着某些世界主角的命數。

是的,天狐不僅掌管世界本源,還有一雙能看透一切的眼睛,她能預知未來,知道下一秒將會發生什麼,她能看透一個人的靈魂甚至窺探一個人內心的心理活動。

——沒有什麼能夠瞞過那雙眼睛。

但是天狐很懶,她的眼睛看透太多,導致她懶得去看,因為不用她刻意,下一秒會發生什麼她都能知道,她知道的實在太多太多,多到令她煩躁疲憊。

每天不論她是否在睡覺,或者是修鍊進食,她的耳邊總是各種吵雜一片的聲音,那是種子破土而出的發芽聲,是雨滴落入水中的滴答聲,是落葉紛飛的嘩啦聲,是萬千雪花融化時的靜默…

以及最煩惱人心的各種生靈的心聲祈禱聲。

也就只有少年伴在她的身側,她的耳邊才會清凈些,那些心聲會被屏蔽,只留下令她舒適的大自然的聲音。

那一團黑色的小糰子,總會坐在少年的肩膀上,用那雙清澈透亮的紅寶石般的眼睛,無辜的看着她,然後在天狐的允許下,爬到她的臉頰邊輕輕蹭着撒嬌。

「九璃姐姐,我的毛毛今天打理的不錯吧,有沒有比昨天鬆軟許多呀?」小糰子眯着眼睛,兩隻藏在絨毛里的小爪子緊張的握成拳頭,用自己的毛毛輕輕蹭着少女的臉頰。

化為人形的天狐有着一張渾然天成的魅惑容顏,一雙紫色神秘的眼眸沒有瞳孔,兩輪星盤在她的眼中閃爍着淺金色的光影,每當她輕眨眼眸,星盤都會產生微妙的變化。

沒有人能夠直視她的眼眸,哪怕是以少年形象捏造出生靈的女媧,又或者是開闢天地已經和天地融為一體的盤古。

但是凡事總有例外,至少少年和小糰子就不受她的影響,日復一日的陪伴着她。

「還行,今天的毛毛打理的不錯。」少女微微眯起眼睛,修長白皙的指尖輕輕撫摸着小糰子的身子,小糰子被薅的很是舒服,眯起的眼睛透露着慵懶和享受。

「九兒,你今天想吃什麼?」低啞的嗓音磁性動聽,少年手捧着荷葉走了過來,見少女背靠着蒼天靈樹,彎起的桃花眸在見到少女後,瀰漫著醉人溫柔,和一絲絲隱藏極好的情愫。

「沅濪哥哥來了,今天帶來了什麼好吃的呀。」小糰子聲音清脆,軟綿綿的,聽着像個五六歲女童的聲音,甜滋滋的聽的令人心情愉悅。

鳳泠小糰子圓溜溜的眼睛直勾勾的朝着少年手中的荷葉看去,在看清他手上的東西後,瞬間就眼冒星星,身子一躍就竄到了少年的肩膀上,探(上)頭(竄)探(下)腦(跳)的原地蹦躂。

小糰子毛絨絨的一團,就是一隻黑色的小球,小手小腳就一丟丟,全藏在絨毛里,她不論跑步還是走路都是一蹦一跳的,從地上彈起來,往前一竄,飛到空中隨後落到地上,又是一跳,然後落地,像是袋鼠一樣。

當然,小糰子有潔癖,她會飛,除非在特別乾淨的環境下,她才會允許自己這般蹦跳着移動。

如今他們所待的這塊由天狐九璃所製造出來的空間,一草一木都充斥着靈力,哪怕是泥土都是附帶靈力,並不臟,反而特別乾淨,吃泥土都不成問題,因為這一切都是靈力所化。

這裡只是空間,天狐能分配靈力用靈力製造無數的空間,但是這些空間需要天狐親自坐鎮才能夠像小世界一般運轉起來,一旦天狐離開這塊空間,這塊空間的時間就會凍結,空間內的萬物一切都會靜止,不論死物活物。

天狐離開,空間凍結,天狐若是離開空間,空間就會縮小成塵埃大小,跟隨在天狐的身邊。

他們已經習慣待在天狐的空間里,數萬億年皆是如此,在混沌世界裏,也是待在天狐空間里,只是那時候的空間,沒有萬物生靈,只有他們三個彼此。

所以小糰子才會如此肆無忌憚的跳到沅濪的肩上。

「這是今年八重天那些低等神明貢獻上來的仙露蜜,我取了一點帶了過來,要試試嗎?」沅濪走到少女的身邊坐下,側着臉看着她。

他們之間的距離,一直以來都剛剛好,從未有過逾越。

「仙露蜜?」九璃習慣了閉眼假寐,聽聞後睜開眼,目光落在沅濪懷裡的荷葉上。

只見綠油油的荷葉上,些許的透明露珠躺在上邊,泛着淺淺銀色的光暈,濃郁的靈氣更是撲面而來,在光線的折射下,煞是好看。

「這是什麼?」九璃探出青蔥玉指,沾了點荷葉上的仙露蜜,隨後含入口中嘗了嘗。

入口是百花的清香,露珠的甘甜,以及綿綿密密的甜蜜滋味自嘴裏瀰漫開來,滿嘴的花香清甜,一點也不膩。

「味道還不錯,拿來沖泡晨露倒是不錯的飲品。」九璃舌尖輕舔指尖,微微垂着眸,語氣漫不經心的透着酥懶,她的睫毛很長,從側臉看過去,只覺得那雙眼睛又美又媚,眼角處有一片殷紅的紋路,像是一團火焰在她自然上挑的眼角處燃燒着,偏偏她的神情極其淡漠。

混元天狐自混沌中誕生,是混沌孕育出來的孩子,因本體為狐,不論她做出什麼舉動,都會帶着令人心痒痒的魅力,簡單的一個舔指尖的動作由她做出來,都令人看着臉紅心跳的,偏偏正主一點也沒有察覺到什麼。

沅濪藏在銀髮下的耳尖已經紅成一片,那張得天獨厚的俊臉上卻分毫未顯,他的眸光溫柔,就那麼靜靜看着她,一如既往地陪伴着她。

看着她仔細的將仙露蜜分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