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神明她是只面癱狐狸》[快穿之神明她是只面癱狐狸] - 第7章 校霸懷裡的清冷小美人6

「校霸就是打架很厲害的校園霸主?」

經過莉莉絲的介紹,九璃得出這麼一個總結。

「校霸在學校中有什麼特權?」九璃又問。

逸蘭思背靠一個神秘的勢力,至少九璃用她的黑客技術調查沒有查到逸蘭思背後的勢力來自哪一方。

九璃她今天剛接觸「校霸」這個名詞,不由得想的有些多了,她並不知道「校霸」只是一個稱號,而不是所謂的「職權」。

「校霸除了在學校橫着走,好像也沒什麼特權了?畢竟我們清爺基本不惹事。」惹事的那些人最後都被勸退了,莉莉絲沒把最後這句說出來。

「這樣。」九璃點了點頭,也沒有多問。

周圍的吵雜聲越來越大,餐廳很大他們來的這個角落沒什麼人,但是現在人慢慢多了起來,幾個人不再說話,快速吃完後便起身一起離開。

九璃面上又帶上了清冷淡漠,卷而翹的長睫輕輕顫動着,遮掩住她眼底的暗色。

夜澤清三人吃完飯後就和他們分開了,待人走後,很崇拜夜澤清的莉莉絲,她此刻就像化身成了小迷妹,口中嘰嘰喳喳的誇着夜澤清,聽的夜風很是吃味。

「你們似乎對夜澤清這個人很了解,夜風,你覺得他是個什麼樣的人?」路上,三人走在小樹林里,九璃輕聲問道。

逸蘭思的環境很清幽漂亮,他們三人最喜歡在吃完午餐後去學校的小樹林散步,這兒的樹木茂盛,逸蘭思為了建立這片樹林也是下了功夫,其中最著名的還是楓葉林,一到秋季,火紅的樹葉就像數不盡的蝴蝶,風一吹,空中瀰漫著花香,樹葉也隨風而舞。

樹林的樹木繁多,在樹林最深處有一棵百年桂花樹,粗壯的樹榦年輪不知有多少圈,三個人坐在桂花樹下,躺在草坪上,細碎的陽光透過葉子細縫灑落在他們的面頰上。

「你好像對我四哥很是好奇?我看你們關係不錯,應該很了解他才對。」夜風伸出手,似乎要去觸碰什麼,五指對着虛空抓了一下,卻什麼也沒抓到,只是蜷縮着自己的指尖,目光有些放空的看着自己指尖。

「在我的認知中,三年前的四哥,就是個瀟洒不羈,甚至行為有些過分的囂張霸道,驕傲的不可一世,像只刺蝟一樣渾身帶刺充滿了野性的危險,但不知何時,也許是從小學部升入初中部後,四哥開始逐漸的像是變了個人,現在的他,我看不到他曾經的囂張,只看到他的內斂沉穩。」

「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四哥的校霸名聲,還是他升到初中部第一年,初一的時候,好像是有個高一的學長,據說家裡是當官的,也不知什麼原因有一天突然找上門來,說是要和四哥單挑,特意上門來給四哥下戰書……」

……

打架,受傷,住院,車禍——

九璃從回到家後第一時間就往書房跑,這一進書房就是三四個小時。

房間里並沒有開燈,此時天已經黑了,桌上一台平板電腦亮着幽幽的光,上面的頁面是一起三年前的車禍新聞,高速上引發的連環車禍,死亡人數足足有八人。

讓人觸目驚心的數字,但是對此車禍的後續處理,新聞網頁上並沒有細說,甚至更多的小道消息她都調查不到。

這麼大的連環車禍,不可能沒有其他的相關消息,但是奇怪的是,對於這一起車禍,她找了兩個小時,只找到了這麼一條新聞,其他消息好像被人有意的壓下,不留一點蛛絲馬跡,就連網上的網友評論也就寥寥幾條,那些流言看着也像是水軍意思意思的說幾句,像是做給誰看的,着實是敷衍。

「車禍啊,死去的人又會有誰呢?」九璃摸了摸下巴,看着電腦屏幕上好不容易捕捉來的信息,梳理了一番,得出了死去的人有兩個人身份不明。

「身份不明,若是普通人應該很好查到才對。」九璃將自己的痕迹清除,身子後仰窩進沙發椅中,隨後懶洋洋的伸了個腰,打了個呵欠,「找了半天卻什麼也沒找到,這個國家的防火牆還真是厲害,明明很厲害卻行事低調給人一種這個國家很弱小的錯覺,有點意思。」

九璃看了下時間,一不小心竟然在書房呆了有四個小時,四點半放學的她一到家裡就往書房跑,現在已經是晚上八點四十四分了,就快九點了。

「難怪肚子這麼餓。」九璃嘟了嘟嘴,打開了書房的門走了出去,轉身不忘將書房的門關上,將門上掛着「勿擾」兩字的牌子取下,遞給了一直守在書房的保鏢。

「晚餐已經為您熱好,還請大小姐移步客廳。」保鏢a將牌子收好後,順口提了一嘴。

他們都是跟着冷修燃一路走過來的,身上都帶着凌厲的殺伐氣質,此時哪怕極力收斂,九璃都能夠隱隱嗅到他們身上傳出的血腥氣味,那是習慣了殺戮的人靈魂上才會帶有血氣,這些都瞞不過九璃的眼睛,她甚至能夠看到這兩人的靈魂周圍縈繞着一圈淡淡的血霧,靈魂的顏色則呈現着半黑半白的灰色。

老爸為了娶老媽將自己的半壁江山都丟給了自己的親信,自己則退居幕後養老開公司賺錢養家,開公司只是賺錢的路線之一,冷修燃實際上是個軍火商,不過這個軍火不對外買賣,而是專門提供給自己的國家,也不知道冷修燃哪裡來的門路,總之這位低調的軍火商從不做危害自己國家的事兒,但是不妨礙他嚯嚯其他國家。

一想到老爸那龐大的消息庫,那一條消息後邊跟着一串串的零,九璃就忍不住揉了揉眉心,那些都是一些極其重要的他國機密,比如某國的軍火商住址在哪,小金庫在哪,他的親人是誰他的真實身份等等……

越是有身份的人,都要承擔著普通人都不敢想像的危險,因為你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有人在背後給自己來一槍,更何況他們的交易總會伴隨着死亡的風險。

都是一些亡命之徒,誰的手上不帶血。

九璃坐在餐桌上喝着簡單的龍蝦粥,鮮甜的粥溫暖了她的胃,讓她舒服的眯起了眼睛,臉上的淡漠褪去,整張小臉上是只有一個人的時候才會展露出來的慵懶風情,哪怕她這具身體如今只是個初一學生。

不過看着今晚這空蕩蕩的家,九璃撇了撇嘴,喝完粥後她來到了地下室的射擊場,開始了日復一日的基本射擊練習,手上負重十公斤射擊移動靶……

砰砰砰……子彈射擊的聲響,能讓九璃平靜的心蕩起激動的漣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