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神明她是只面癱狐狸》[快穿之神明她是只面癱狐狸] - 第9章 清少請自重8

「這是怎麼了?」

等來到了屬於夜澤清的包廂內,夜風率先開口打破了平靜,他的語氣充滿了疑惑和不解。

只是吃個飯,怎麼還跑包廂里來吃了。

「先點餐,我們慢慢說。」溫如初拿過菜單,每個人遞過去一份,「先把菜點上,消耗了那麼多體力,別餓壞了。」說著,溫如初細心的給包廂內唯二的女生倒了兩杯檸檬水。

莉莉絲輕眨眼睛,神情多少有些緊張的她對溫如初靦腆的笑了一下,「謝謝。」

「謝謝。」

相較於莉莉絲的靦腆,九璃就很自然的把菜單接到手中,開始翻看起來。

兩個女生坐一塊,低頭翻着一本菜單,包廂內的桌子是個圓桌,夜風被按在了夜澤清身邊的位置,夜澤清和赤炎兩人將他圍在中間,溫如初則坐在莉莉絲的身側,九璃就坐在夜澤清的左手邊,六個人坐在一桌,氣氛卻大不一樣。

相比九璃莉莉絲和溫如初三人的和諧,夜風這邊就氣氛壓抑了。

「小風,這次比賽,你要是你能退賽就趕緊退出。」夜澤清面色嚴肅的看着自己的堂弟,眉頭緊鎖的他目光都變得犀利起來,桃花眸泛着冷光,似有寒冰巨獸隨時可以衝出來,「這次比賽不簡單,會涉及到很多勢力,你沒有自保能力,必須退出!」

夜風和二哥一樣都是學的金融,哪怕身體素質不錯也會一點槍法,但是這種奪權風波並不適合夜風的參與,夜澤清很緊張自己這個堂弟,若是夜家的敵人知道夜風也參與了這次的比賽,只怕會直接盯上他,把夜風當做夜家的突破口。

當然,不只是這個原因,而是這次參賽人員中,還有一個人也在,夜風的危險係數在那個人的影響下更是直線飆升!

「莉莉絲小姐,你若是能退賽,這次也一定不要去參與,雖然你的本家不在我國境內,但是一旦奪權紛爭一爆發,誰也不會去管你是什麼身份,只會想着多抓幾個人質保住自己。」夜澤清擔心着夜風,同時也愛屋及烏的把莉莉絲也納入了自己此次勸說的目標中來。

至於九璃,夜澤清看着坐在身側將菜單交給服務員後就一直安靜的女孩,看着她捧着檸檬水,時不時喝上一小口的淡定,抬手揉了揉眉心,看着不論何時都能保持冷淡的九璃,只覺得自己的頭多少有點疼。

「你是不是很早就知道了。」夜澤清問。

「知道什麼?」九璃抿了口檸檬水,只是一杯普通的檸檬水在她手中卻像是一杯上等的美酒,值得她那般優雅的品着。

「知道這次考試不同尋常,知道此次考試測驗會牽扯多少勢力。」夜澤清近乎肯定的說道,他對九璃的背景很是了解,或者說他特地去調查過,也知道了一直以來低調的九璃到底有多高調。

十三歲就能把冷修燃的公司抓在手裡穩穩掌控,這其中肯定不乏冷修燃在背後幫忙,但是行事作風卻將冷修燃學了個十成十,他沒特意打聽,這一打聽可不得了,十三歲的小姑娘一一己之力在董事會上,直接讓一個元老級別的高層直接下台,那雷厲風行的手段直接把那群高層鎮住,現在那個下台的元老精英聽說直接出國了,因為得罪了九璃,導致他在國內直接待不下去,就連他手上在冷氏集團貪污的財產都被全數奪回,這樣多智近妖的天才,能將一個連冷修燃都沒有注意到的蛀蟲踢出冷氏,只怕她手上所掌握的信息網可能連冷修燃都不知道。

冷修燃都沒有注意的蛀蟲,就被九璃給抓出來,可以見得九璃這個人的能力有多恐怖。

除去商業上的消息,其他的信息夜澤清發現他都查不到了,九璃這個人的周身就像是有一層迷霧遮擋着,讓人看不透。

和九璃有過幾次照面的夜澤清,都摸不清楚九璃這個人,說她高調吧,但是在學校還真沒幾個人知道她的身世,不光低調就連在給學校的資料上估計都是真假半參,說低調吧,只要有心去查就會發現她有多優秀。

優秀到讓人不敢在她面前沾沾自喜,洋洋得意,一旦輕視,就會像赤炎那樣狠狠在她手上栽跟頭。

「啊,沒想到你對我的評價還挺高。」九璃有些驚訝的挑了挑眉,她放下杯子,雙手交疊支撐着自己的下巴,目光淡淡的她卻似笑非笑的對上夜澤清篤定的視線,紅唇輕啟。

「可是,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吶。」

冷淡的嗓音,毫無情緒起伏,但是詭異的是夜澤清能夠聽出她語氣中帶有的莫名調侃,但偏偏九璃能用一種讓人信服的目光看着他,一時間讓夜澤清也分不清她口中的話是真還是假。

「我對你們的家族爭鬥一點興趣都沒有,有這個精力不如多動動腦子,多賺點錢給我爸爸媽媽去約會。」

「不過夜風,夜澤清有一點沒說錯,這次體能測試通過後,應該還會有一場測試,你能考多差就盡量考的差勁些。」九璃提到夜風,自己的好友,目光也微微溫柔了許多,她看了夜風一眼,又將視線落在了莉莉絲的身上,虛眯了下眼眸,「畢竟莉莉絲身邊也要有人護着,你要是出事了,可就不好交代了呀。」

夜風和莉莉絲的事兒,是男有情女有意的,九璃很樂意幫忙撮合,尤其是莉莉絲的父母也是知道夜風這個人的,人父母還挺滿意這個未來女婿的,要是女兒出了什麼事,夜風啊夜風,這輩子都別想着進莉莉絲的家門了。

雖然在沒成年的時候提到結婚的事兒,但是九璃卻很肯定這兩人未來一定會成,因為只要她願意,她能夠看透一個普通人的未來,只要她想。

所以為了自己少得可憐的真心好友能夠幸福,九璃倒也不介意給夜風提個醒。

「今天和我們搭話的老師還記得嗎。」九璃坐直了身子,拿過檸檬水喝了一口,「那個人可不是個普通的老師,若是我沒有記錯,他的名字叫夜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