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窺見天光:以愛之名背刺》[窺見天光:以愛之名背刺] - 第 2 節 偏心的父母

我站在病床前對我媽說:」你怎麼天天凈事兒?
就會給我添麻煩。」
我告訴你,我可沒時間管你,有事去找你兒子。」
病房裡的人都轉過頭來,看着我的眼神里的帶着鄙夷。
我媽委屈地大聲道:」你怎麼能這麼跟我說話,我可是你媽!」
我面無表情地看着她,輕聲道:」二十年前在這裡,你就是這麼跟我說的。」
」你不記得了嗎?」
她愣了一下,渾身的氣焰一下子就消散了,訥訥道:」你也太記仇了……」我沒說話,轉身出去了。
……走出醫院,外面的天氣很不好,霧蒙蒙的一片,空氣潮濕又黏膩。
跟我住院的那天一模一樣。
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過那種很痛苦的記憶。
正是因為太過痛苦,所以特別鮮明,不管過了多久都好像是昨天一樣。
我初二那年住的也是這家醫院。
那天早上起來的時候我肚子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特別疼。
我家早上都是我做早飯的,因為我媽說他們工作辛苦。
當時我問過她,那為什麼弟弟可以不做。
我媽理所應當道:」你弟弟長身體呢,再說他學習多累啊?」
可我和我弟弟是龍鳳胎,我只比他早出生幾分鐘而已。
更別提我的成績一直名列前茅,而我弟弟只是吊車尾,我不知道他有什麼辛苦的。
不過這種事情發生得太多,我也知道我和弟弟的待遇是不一樣的,一直聽話地先早早起來做完早飯再去上學。
可是今天不行,肚子實在太疼了,就好像有把刀在肚子里轉一樣。
我實在沒挺住,迷迷糊糊地昏睡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身上被狠狠踹了一腳,當場就把我疼醒了。
我睜開眼,我媽正站在我床前叉着腰,看我的眼神不像是看自己的女兒,倒像是看仇人似的。
還沒等我說話,她就指着我鼻子罵道:」你怎麼不起來做飯?
特意想耽誤你弟弟上學是不是?
!」
我疼得渾身冒冷汗,虛弱道:」媽,我肚子好疼,你送我去醫院吧!」
我媽冷笑一聲,把我身上的被子一把扯開,嘲諷道:」為了偷懶什麼鬼話也能編出來,把你弟弟餓死你就滿意了,養你這麼個白眼狼有什麼用?」
被子被猛地掀開,冬日的冷空氣吹在身上,渾身濕透了衣服緊緊貼在我身上,凍得我直哆嗦。
我緊咬着嘴唇,一句話也沒說,強忍着站了起來去熬了一鍋粥,自己一口也沒吃就去上學了。
這一天我疼得幾乎站都站不住,在課上什麼都聽不到。
但是我一滴眼淚也沒流,一句疼也沒喊。
因為我知道,我哭了也沒人看。
放學的時候我站起來想收拾東西,結果眼前一黑直接失去了意識。
再醒過來的時候,我已經在病床上了。
旁邊的醫生跟我說是急性闌尾炎,埋怨我媽怎麼把孩子送來得這麼晚,再遲一點可能腸子都要穿孔了。
我媽站在一邊撇撇嘴,斜着眼不耐煩道:」你怎麼天天凈事兒?
就會給我添麻煩。」
」我告訴你,我可沒時間管你。」
她點點包里的錢,臉上浮起一層怒意:」媽的,又是 3000,養你有個什麼用,真晦氣!」
說著她就踩着高跟鞋,篤篤篤地出去了。
連醫生都驚呆了,看着我媽的背影道:」嘿?

這媽是怎麼當的?
!」
我在一邊沒說話,實在是太疼也太累,整個人一點力氣也沒了。
醫生安慰我道:」你媽就是氣話,當媽的哪有不管孩子的。」
我艱難地對他扯出一個微笑。
我知道我媽不是氣話。
果然,我媽從那之後除了來交過一次錢,真的一次也沒來。
我爸和我弟就更不用說了,家裡就好像沒我這個人一樣。
我剛做完手術卻一口飯都吃不上。
還是隔壁阿姨看我實在太可憐,照顧兒子的時候多給我帶了一份飯,我這才熬過去了。
其間插尿管、上廁所,我都是在護士的幫助下完成的。
後來我好一點了,會幫着隔壁阿姨打點熱水,照顧一下她兒子。
阿姨每次都不讓我幹活兒,拉着我的手嘆氣道:」多好的姑娘哦,這當媽的心也太狠了!」
我聽了心裏泛起細密的刺痛,連一個陌生人都知道心疼我。
然而我又覺得有點麻木。
太多次了,我已經沒有那麼難過了。
02我媽沒讓我住院太久,醫生說要至少住一個周,但我住了四天就出院了。
因為我媽說住院費太貴了。
我回家的第一天,我爸就笑了。
我以為他是要關心我一句,但他說的那句話我這輩子都忘不了。
他說:」你可算回來了,你媽做的飯難吃死了,明早上下個餛飩吃吧。」
我後來想起來也覺得很離譜。
哪怕就是個保姆,生病回家的第一天僱主也會象徵性地關切一句吧。
可在他們眼裡,我的唯一價值,似乎就是在家做家務。
我媽坐在一邊,拿着一個本子給我算賬。」
手術費加住院費,3000!
再加上之前你花的,一共 63000,這都是以後你得還給我們的。」
是的,雖然聽起來很扯淡,但是我家裡有一個專屬於我的賬本。
從小到大我花的每一筆錢,我媽都會記在這上面。
最開始我不知道家裡有這麼個賬本,是有一次我們一家出去買過年的新衣服。
我媽給我弟買了一件 1800 的羽絨服,等到了我這裡,她就說沒錢了,不買了。
我當時還有點傻乎乎的,指着她的錢包問:」裏面還有錢啊媽。」
我媽沒說話,只是看了我一眼。
眼神里混雜着不屑和鄙夷,她說:」你確定要買?」
我那時候才上小學,小姑娘當然很喜歡穿新衣服。
因此,雖然我媽的眼神讓我有點害怕,,但還是硬着頭皮點點頭。
我媽也沒多說,領着我去買了一件 138 的外套。
為什麼這件衣服的價格我記得這麼清楚呢?
因為當天回來,我媽就當著我的面拿出了那個賬本,上面密密麻麻地記着我這麼多年的花銷。
而第一筆,就是她生我的時候花的住院費。
她拿出筆來認認真真地在本子上記下一個數字:138。」
這都是你花的錢,」她指着賬本道,」這是你的買衣服錢。」
說著,我媽就抬起頭來定定地看着 9 歲的我,一字一句道:」閨女都是外人,將來這些錢你都是要還給我的。」
我那時候太小,還不太理解什麼意思,於是好奇地問道:」那弟弟也有嗎?」
我媽表情一下子變了,惡狠狠地盯着我冷笑道:」家裡所有的東西都是你弟弟的!」
你記着,你花的都是你弟的錢,你得感恩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