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奴嬌》[狼奴嬌] - 第3章 葉清羽之死

年底,實戰生死台!

狼奴嬌對戰熊玉嬋,而她也沒有摘下黑巾,以瞎子狀態上台決鬥。

而那個張玉珍,則是在這兩個月內徹底被打服了,不敢再來挑釁。

木刀劈斬的破空聲、腳踩地面的微壓聲、幾不可聞的呼吸聲……都是狼奴嬌的眼睛,她可以由此判斷熊玉嬋所處的位置、出刀速度、落刀方位……以此避開攻擊並還擊。

「嘭嘭嘭~嘭嘭嘭~」

開始時候,兩人勢均力敵,熊玉嬋砍狼奴嬌一刀,狼奴嬌順勢劈熊玉嬋一刀,可以說是一擊換一擊。

之所以這樣,自然是熊玉嬋也見到了狼奴嬌對戰張玉珍的經過,她現在是萬分謹慎,不留一絲破綻。

而之後,因為閻酆的一句話,狼奴嬌才佔據上風,不再以傷換傷。

「凝神靜心,只有學會用眼睛以外的器官戰鬥,方能無傷而勝。」

就是因為這句話,才使狼奴嬌略顯浮躁的心靜了下來,恍如一潭平靜無波的水面,靜靜感受着一切。

「呼~呼~呼~」

這是眾人緩慢深長的呼吸聲。

「噗~噗~噗~」

這是牛油大蜡燃燒的聲音。

「唰~唰~唰~」

某一刻,她準確聽到了熊玉嬋揮舞木刀的聲音,就在自己十步處。

狼奴嬌在心底結下定論,雖然已經有了熊玉嬋的準確位置,但她卻沒有貿然攻擊,只是將木刀握緊。

她在等待最佳時機,一個可以將熊玉嬋一擊斃命的機會,而這個機會需要的是耐心,需要的是耐力。

「唰~」

狼奴嬌可以等,熊玉嬋卻無法再等下去,如果對戰瞎子還需要比拼耐心的話,她覺得這是一種羞辱。

熊玉嬋的木刀橫切而至,攜裹着凌厲的風聲,向狼奴嬌狠狠砸去。

聽聲辨位,就在熊玉嬋的木刀即將臨身之際,狼奴嬌極速下蹲,腦袋非但躲開了致命這一擊,並且,她手中的木刀也在瞬間揮斬而出。

「嘭~啊~」

熊玉嬋小腿中刀,僅僅一擊,就將她打倒在地,抱着腿痛呼慘叫。

狼奴嬌自然不會就此罷手,之前的經歷至今都沒有忘記,對敵人絕不可心生憐憫,趁敵病,索其命!

這也是在那一戰之後,狼奴嬌的心理變化:補刀,不留一絲機會!

「嘭嘭嘭~嘭嘭嘭~」

木刀雖然非鐵且無刃,但打在身上卻極痛,而熊玉嬋現在能做的,只有蜷縮着身子,雙手抱着腦袋。

只有這樣,她才不會被狼奴嬌活活打死,但她這樣做,無疑是將自己當做了一頭豬,殘喘苟活的豬。

「好了。」

直到閻酆開口阻止,狼奴嬌這才停了下來,熊玉嬋算是撿了一命。

對於狼奴嬌這樣的舉動,所有人早已習以為常,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曾經都受到過這樣的待遇,所以,沒有一個人會去可憐熊玉嬋。

「下一組,葉清羽對楊小虎。」

在狼奴嬌和熊玉嬋結束之後,閻酆那毫無感情的聲音再次響起。

兩人隨即站了出來,各自拿着一柄木刀,犀利且兇猛的戰在一起。

「嘭嘭嘭~嘭嘭嘭~」

時間不大,葉清羽在臉部受到一擊之後,抓住機會反敗為勝,一刀劈在楊小虎的腦袋上,將其擊敗。

「作為勝利者,葉清羽,你可以在楊小虎的臉上留下印記。」閻酆來到兩人中間,向葉清羽說道:「如此,他才會記住此次的失敗。」

說完之後,閻酆伸出了手,而在他的手心,赫然是一把三寸小刀。

「去吧。」

然而,葉清羽沒有接,看着已經血流滿面的楊小虎,終是不忍,他在心裏重複着一句話:我是醫者!

見此,閻酆淡漠的臉色卻變得越來越冷:「你應該記得鬼門規矩!」

而葉清羽依然沒有去拿小刀,他緊張又恐懼的看着閻酆,幾次張口很想說什麼,但最終還是忍住了。

「唰~」

寒光閃過,小刀劃破葉清羽清瘦的臉龐,留下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鮮血沿着他的手指縫流淌而下,灑落在冰冷的地面上,匯聚成河!

狼奴嬌感受到了一切,黑巾下的雙眼被怒火填滿,但她什麼都做不了,只能默默的忍受着這份痛!

唯一能做的,只有儘快變強!

入夜!

狼奴嬌在這一年中,第一次摘下了蒙眼黑巾,將小布包中的草藥放在口中細細嚼碎,吐在手心,最後,小心翼翼的敷在葉清羽的傷口。

直至結束,兩人都沒有說話,在沉默中躺回各自的床上,閉上眼睛。

「咚~咚~咚~」

她聽着熟悉的心跳聲,並沒有察覺葉清羽有什麼異樣,平靜、沉穩……

然而,直到凌晨三點,狼奴嬌忽然聽到了一絲異響,那是葉清羽掀開被子的聲音,接着是起身……最後推開房門的聲音,離開的聲音。

房間外!

一道黑影藉助漆黑雨夜,沿着牆角暗夜前行,向著院牆緩緩移動。

沒有人知道他要離開的決心,沒有人知道他在這裡忍受了多久……但他自己卻知道,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