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詩涵和戰寒爵》[洛詩涵和戰寒爵] - 第4章

第4章

半個小時後。

勞斯萊斯停在岐山公墓的門口。

戰鳳仙透過玻璃窗看到「岐山公墓」四個大字,頓時花容失色。

她此次回國的目的是為了探望病重的奶奶,難道奶奶她已經……

「奶奶在這裡?」戰鳳仙聲音哽咽。

戰寒爵糾正道,「是洛詩涵。」

「大嫂?原來大嫂葬在這裡啊?」

戰鳳仙鬆了口氣,隨即疑惑道,「今天又不是清明節,你還來看大嫂?」

下一秒,戰鳳仙忽然激動的叫起來:「我就知道你對大嫂還是有感情的!要不然怎麼可能生出戰夙那種變態的天才寶貝來。」

戰寒爵已經邁開大長腿,向那高高的台階走去。台階兩邊,種植着大片的青松柏樹。

聽到戰鳳仙的話,戰寒爵身子一頓,清風裡飄來他陰測測的聲音,「戰夙是意外,與愛無關!」

戰鳳仙咂咂嘴失落道,「這樣的意外為什麼不多來幾次?大哥的基因那麼優秀,沒有多生幾個寶貝真是暴殄天物。」

「不會每個孩子都像戰夙那麼走運,沒有遺傳到他母親的劣質基因。」提到戰夙,戰寒爵冰冷的俊臉有了一絲溫度。

他的兒子戰夙,不僅長得像他,更是遺傳了他的天才基因。

五歲的孩子,已經是世上頂端的黑客。

戰鳳仙雖然也喜歡侄子,可是看不慣戰寒爵那副恃才傲物、唯我獨尊的臭模樣。

所以毫不客氣拆台,「是,遺傳了你所有的優點,也遺傳了你所有的缺點。媽媽說他比你小時候還高冷話少,擔心他是不是得了自閉症。」

「話少不好嗎?」戰寒爵從來不覺得兒子有什麼問題。

戰鳳仙繞是無奈的嘆口氣,「你是沒有見過其他孩子!愛哭愛笑愛鬧――才有童真。」

戰寒爵莫名其妙的就想起機場出口遇到的那個小女孩。

「剛才就遇到了。小女孩除了長得可愛,毫無可取之處。如果這就是你說的童真,戰夙不要也罷!」

說完,戰寒爵的目光便投向公墓群里尋找目標墓碑。

聽到戰寒爵的話,戰鳳仙也懶得與他爭執。

「大嫂的編號是多少?」戰鳳仙問。

「674。」戰寒爵脫口而出。

「674?你去死?」戰鳳仙吐槽,「大嫂可真夠倒霉的,竟然抽到這麼悲催的編號?」

戰鳳仙沒看到,戰寒爵頎長背影驀地一頓。俊美如鑄的臉龐立刻籠罩着一層陰霾。

周遭的氣壓似乎都降低了不少。

674?

你去死?

竟然有這層含義?

這數字是巧合還是人為的安排?

若非巧合,便是洛詩涵那死女人故意裝死,導演了一出金蟬脫殼的戲碼騙了他?

等戰寒爵找到真正的674編號的公墓時,看到墓碑上雕刻着的名字時,戰寒爵徹底僵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