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盛開花自來》[你若盛開花自來] - 第十章 他的袖手旁觀

楚鈞墨走過去,低沉的嗓子溢出兩個字:「叔叔。」
呵呵,這個叔叔可是一直都對他抱有莫名的敵意。
不管他表現得如何謙遜,如何靠自己的能力做出不菲的成績,也不管他多麼寵愛呵護厲馥儀,即使所有人都信他對厲馥儀情根深種,厲常柏始終懷疑他娶厲馥儀動機不純。
不得不說,厲常柏的直覺很准。如果他是序遠的掌權者,那自己要弄沉這艘商業航母所花費的時間和精力只怕不止這麼點時間。
可是沒有如果。
楚鈞墨閑閑的抱臂一笑,「不知叔叔有何指教?」
實際上他正好整以暇的欣賞着不遠處的一場好戲。
他一走開,散落在靈堂各個角落和外面的厲家族人,都朝厲馥儀咄咄逼人的圍攏過去。
一群欺軟怕硬的慫貨。這裡有一個算一個,哪個不是依附厲常松的米蟲。
平時對序遠沒什麼貢獻,也敢舔着臉討說法。不愧是同氣連枝的厲家人,都是一樣的貪婪醜陋。
嗯,這個觀賞角度不錯。
厲常柏瞪眼,總覺得這小子喊出的每句「叔叔」都怪怪的……
「序遠出事是不是你搞的鬼?」
「叔叔,無憑無據這麼冤枉人,不好吧?」
「我不需要證據,第一眼我就知道你一肚子壞水!」
嘖!年紀一大把還這麼幼稚。
不過也對,證據對厲家人來說就是個屁!當年自己可是目擊者,不也奈何不了厲馥儀?
思及此,楚鈞墨眼裡掠過陰鷙。
他不怒反笑,「叔叔,我發誓,我不是為了厲家的財產才跟馥儀結婚的。序遠破產對我有什麼好處?」
說的也是,序遠倒了對他有什麼好處?
厲常柏揮揮手,「事已至此,多說無益。生意上的事情我也不懂,我只知道馥儀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