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盛開花自來》[你若盛開花自來] - 第三章 你還記得這個地方嗎?

厲馥儀腳步踉蹌的往後退了退,神情裡布滿了驚恐!
為什麼鈞墨帶她來這裡?!
一定是做夢吧!這個無數次出現在她夢裡的地方!
是路過嗎?還是走錯了?快走,快讓她離開這裡!
厲馥儀轉身就想回到車上,結果卻被楚鈞墨粗魯拖拽回來,拖鞋都掉了他也視而不見,任由她光着腳踉蹌的走在還溫熱的柏油路上。
她渾身劇烈的顫抖着,幾乎快要站不住,身邊的楚鈞墨牢牢鉗制着她的雙臂,不准她倒下。
那曾經令讓厲馥儀着迷的低沉磁性在耳邊響起,此刻聽來,卻恍如來自地獄的惡魔。
「你還記得這個地方嗎?」
厲馥儀顫抖着搖頭,她怎麼會不記得!她是多麼想要忘記這裡!
再也忍不住,「啊——」厲馥儀捂住耳朵尖叫起來。
鈞墨……鈞墨他為什麼會知道這裡?為什麼要帶自己來?
厲馥儀心臟劇烈的跳動着,楚鈞墨惡魔般的聲音再次穿過她的耳畔,避無可避,「你還記得,七年前的五月二十六日嗎?」
七年前的五月二十六日!
她怎麼可能忘記!就是在這個地方,她回想起了那寂靜的黑夜,刺目的冷光,還有車輪碾過人身體時那種毛骨悚然的抖動……
「啊——」厲馥儀刻意遺忘的記憶瘋狂翻湧上來!
這麼多年
,這種循環往複的痛苦一直折磨着她,不得安寧。
直到遇到鈞墨才漸漸好轉……
可也是他,猝不及防的把自己想深埋的恐懼又挖了出來,讓她以為已經痊癒的傷口瞬間鮮血淋漓!
楚鈞墨站在一旁冷眼旁觀,眼底的漠然清晰可見,似乎在欣賞着她的歇斯底里。
車裡的司機和周圍站着的保鏢就像不存在似的,對這一切置若罔聞。
似乎覺得她的叫聲刺耳,楚鈞墨皺着眉悠悠的開口,「大小姐,終於想起來了?」
什麼大小姐?他在叫誰?
厲馥儀抱着腦袋怔怔看着楚鈞墨,自然也沒錯過他臉上的譏誚與冷然。
為什麼他要這麼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