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盛開花自來》[你若盛開花自來] - 第四章 無情戲弄

黑夜依舊寂靜。
楚鈞墨儘可能的忽視掉厲馥儀的眼淚,不停告誡自己,這種惡毒的女人,只配得到這樣的下場!
淚水讓厲馥儀看不清楚鈞墨的臉,可耳朵卻不容她逃避,字字句句都讓她錐心刺骨的痛!
對她來說,沒有什麼比戳穿自以為幸福的假象更殘忍的了。
原來自己想要珍藏一輩子的美好回憶都是演出來的,她和他的距離一直是遙不可及……
「所以序遠……」厲馥儀再開口,聲音已經暗啞得不像話。
「沒錯,序遠也是我一手弄垮的。你們父女倆不是最擅長用錢勢壓人嗎?可以啊,那我就讓你們一、無、所、有。」
厲馥儀全身發軟的晃了晃。
——在自己面前,楚鈞墨一向是溫柔寵溺,無與倫比的。
她無數次覺得,被他寵過愛過,其他人的對自己的好又算得了什麼呢?
厲馥儀從沒想過有一天會從楚鈞墨臉上看到這樣的神情,一種近乎扭曲的痛快。
原本的幸福生活驟然天翻地覆,除了哭,她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
「沒想到你這種人的眼淚居然也有溫度。」一隻溫暖略顯粗糙的手掌輕輕撫上了她的臉頰,楚鈞墨摩挲着指間沾到的濕潤,拿出手帕用力擦了擦,然後嫌惡地丟到地上,「可惜你的眼淚,一文不值。」
厲馥儀恍然想起,他曾經珍而重之吻去她欣喜的眼淚,說……是甜的,果然是蜜罐子里泡大的女孩。
現在想來,他是在嘲諷她吧。
「鈞墨,這件事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解釋,但我求求你,求你你帶我去見我爸……」厲馥儀六神無主,她現在好想爸爸。
爸爸在醫院還不知道怎麼樣了,她不敢想如果被他知道是自己最看重的女婿整垮了序遠……
這時,楚鈞墨的電話正好響起——
「好,知道了,我們就過來。」他掛了電話,轉頭看她,神色帶着不明的意味,「走吧,去醫院看你爸。」
終於可以去醫院看爸爸了!
心急的厲馥儀光着腳回到車上,連拖鞋都忘了穿回來,楚鈞墨也懶得提醒她。
領着她到了病房門口,楚鈞墨笑容中帶着一絲詭異,「你爸就在裏面。」
厲馥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