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盛開花自來》[你若盛開花自來] - 第五章 爸爸,你後悔了嗎?

彷彿知道她會想什麼,楚鈞墨嗤笑一聲,以為人人都跟他們父女一樣擅長用錢買通他人作假嗎?
「少在那胡思亂想,不管你信不信,我並不想讓厲常松死。死了一了百了,倒是美事,太便宜了他了。」
厲馥儀嘴角扯了扯,不用看也知道身邊男人臉上的表情,無非是得償所願,畢竟他都已經有閑情把她戲弄得團團轉。
「我信。」厲馥儀曾經綿軟如糖的聲音已經低啞下來,幾不可聞的哀求,「所以請你讓我跟我爸單獨待一會,好嗎?」
不相干的人,都快走開吧,她才不要再在他們面前哭。
而跟厲馥儀的聲音一起低下來的,是頭,也是尊嚴。
她在求自己的丈夫,不,是求厭惡怨恨自己的仇人。
楚鈞墨狀似新奇的看着面前垂下頭的厲馥儀,惡劣的嘲弄道:「你在求我?」
「是,求你,讓我最後陪陪他吧……」這個世界上最愛她的人都走了,還有什麼可在乎的?
至於這自以為幸福的三年,和眼前戲演完了率先謝幕的男人,不過是一戳就破的泡沫。
楚鈞墨也沒刁難,使了個眼色,在場的醫生冒着冷汗誠惶誠恐的退了下去,好像知道了什麼不得了的不為人知的豪門秘聞,S城一向出了名恩愛的楚總伉儷居然是假象。
楚鈞墨出去前丟下一句「放心,我會讓你爸,風光大葬」。
「砰」的關上了門,瞬間隔絕了外面的世界。
厲馥儀顫抖着手拉下白布,「爸爸,不孝女,來晚了……」
如果一開始就直接來醫院,她還能見到爸爸最後一面。
爸爸在死前一定知道了楚鈞墨的目的,這個男人隱忍着,撒網布局,終於讓爸爸的畢生心血、序遠這個龐然大物轟然垮塌。
但厲馥儀清楚,這樣不足以讓爸爸犯

猜你喜歡